我最怕認識的人和我談授權,
因為他們會用所謂的交情來壓我,
然後擺出一付幇我設想讓我掙錢的態度,如果你和他意見相左他就會不高興,涉及他利益時分毫不讓,涉及我的原則時就從友情下手,有時候真的讓人傷腦筋,而且通常這種授權都沒有好結果,
所以每當遇到這樣的人,
我都只會有一個念頭:我可不可以不認識你呀⋯⋯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