汎汎而論有什麼意思,關鍵是聽聽當地群眾意見、把該負責任的一並查清~

環時銳評:鄭州遇難人數近300,公眾需要一個答案
國務院星期一宣布成立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調查組,這一決定來得很及時。就在星期一當天稍早時候,河南省的最新公布顯示,此次洪災迄今已造成302人死亡,50人失蹤,其中鄭州一市就死亡292人,失蹤47人,非常令人悲傷。
 
鄭州“7·20”暴雨顯然屬於非常罕見的極端天氣,但是政府和相關部門的履職盡責是否到位了,公眾存在普遍的質疑,實際在等待國家的權威結論。極端災害都在某種程度上猝不及防,這需要防范措施有一定的余量,應急機制能夠及時響應啟動,爆發性運轉起來,那樣就可能將遇難人數降到最低。
 
這一次河南多地受災,省內其他地方遇難人數很少,與鄭州暴雨導致嚴重後果提高了其他受災地區的警覺大概有關。鄭州暴雨不僅來得太猛,而且是河南的第一波嚴重災情,這是對那座城市應急管理的一次突然襲擊式考試。
 
這麼多人死亡,肯定不是一份公眾希望看到的考試結果。那麼這當中是否有應該可以避免的疏漏,是否出現了某些位置的低質量履職甚至失職瀆職,我們相信國務院調查組一定能夠把一切都查清楚,給出實事求是的評估和定性。
 
河南包括鄭州上下為抗擊這場洪災付出了巨大努力,十多天來那里有大量感人事跡,也湧現出一大批英雄。季風帶上的中國曆史從某種意義上說就是一部抗災史,這個民族不屈不撓的精神就是通過一場場災難中無數人和集體的具體表現凝聚並傳承下來的。所以如果說鄭州暴雨衝刷出的全都是問題,我們應當做的僅僅是沮喪和追責,那不僅有悖現實真實,也違反曆史真實。
 
但是總結教訓和追責是中國體制的一大優勢。近年來中國每發生一起災難都會有嚴肅的事後調查,失職官員被追責,這是中國強化防災減災治理的一項重要機制性動力。
 
中國是水患頻仍的國度,這要求我們要對水災有更高警惕性,以及更嚴密有效的緊急動員機制。前些年北方的最大問題是缺水,對洪災的防范意識普遍有所下降,鄭州暴雨再次向整個北方敲響了警鐘:再也不能像過去那樣低估洪水等極端天氣的威脅了,我們必須準備迎接各種過去沒見過的極端災害,防患於未然是各地政府必不可少的基礎公共課。
 
我們強烈希望,無論今後極端天氣還會出多少,但經過鄭州這一役的總結,整個北方的抗災戰鬥力得到質的提升,嚴重的人員遇難紀錄輕易不會再有。我們已經有了很多的教訓,吃一塹長一智也反複上演過了,這個國家的整體抗災能力需要翻開新的一頁。
 
國務院的調查和對發現失職瀆職行為進行追責將保障鄭州的教訓得到充分厘清,並被全社會深刻記取。社會主義的中國就是要這樣不斷自我鞭策,在糾正自己的一個個問題中實現前進。#V光深評#

ñ1.6萬
2280
866

更多股票投資名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