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發微博

知網被立案,對不懂規矩的行為就得依法查處

5月13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網站發布通知稱,在前期核查的基礎上,對知網涉嫌實施壟斷行為立案調查。隨後,知網發布公告回應被調查,表示將全力配合、深刻自省、徹底整改。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按照媒體報道的消息,就在市場監管總局發布通知的前一天,也就是5月12日下午,知網到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趙德馨家登門致歉,表達了重新上架他與妻子周秀鸞論文作品的意願。



難以想象,作為一家知名平台企業,這樣做是否有點太失顏面。因為,如果不是知道了市場監管總局要對其立案調查了,是否就永遠不會向趙教授夫妻致歉,也永遠不會允許趙教授夫婦的論文上架。而聽到市場監管總局要立案調查了,就匆忙向趙教授夫婦致歉,並表達讓他們的論文重新上架了,這種極其功利的思想和思維,可能正是知網本性的充分體現。

實際上,知網作為深受歡迎的文獻數據庫,自誕生之日起,就受到了各方面的廣汎關注,也發揮了積極的知識傳播和共享作用。特別是大學和研究機構,對知網的關注度更高,投入的人力、物力和財力也最多。然而,知網沒有將此當作榮譽和驕傲,反而因為利益期求過高,將知網辦成了利益工具,一切圍繞利益轉,一切跟著利益行,以至於一旦文獻納入到知網的數據庫,哪怕作者自己想要查閱,也必須給知網付款,否則,無法查閱。

如此霸道而無知的行為,自然激怒了作者,於是,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趙德馨拿起了法律武器,將知網告上了法庭。然而,不懂規矩的知網,面對趙教授的起訴,先是不屑一顧,自以為企業已經做大,影響力也很大,法院不敢對其怎麼樣。在輸掉官司,給予了趙教授賠償後,又采用了極其惡劣的下架趙教授夫妻論文的手段,以此來“懲罰”趙教授夫婦。



顯然,知網這種目空一切、漠視權利的行為,會受到作者的強烈憤慨。於是,趙教授夫婦的舉動,也受到了其他被侵權作者的關注,激活了其他作者維權的動力,湖北作家陳應松就對知網發起了起訴,且提出了按照1500元每1000字進行賠償的申請。只是,知網仍然毫無愧意,只是用一句“賠不起”來應對。顯然,根本沒有把作者的訴求放在眼里。直到知曉市場監管總局要對自己立案調查了,才感到緊張和不安,才匆匆登門向趙德馨教授夫婦致歉。這樣的致歉,顯然是缺乏誠意的,是做給監管部門看的,也是為了降低監管機構對其的處罰。

我們說,知網作為一家文獻數據庫,采用一定的收費手段,無可厚非,前提是,要懂規矩,要講原則、講道理,要帶有一定的公益性和社會性,而不能成為利益的奴隸。譬如作者查閱自己的文章,也要交錢,顯然就霸道和沒規矩到極點了。當然,如果知網能夠做到給作者支付相關費用,然後將作者的文章也作為數據庫的數據內容,作者查閱自己的文章也交錢,就是合理的。

現在的問題是,知網收集了作者的文章後,不給作者一分錢的報酬,卻要作者在查閱自己的文章時,也要交錢,當然是霸道行為了,就必須依據壟斷法的要求,對知網立案調查。而且,法院在受理了相關作者的起訴申請後,也要繼續受理調查,支持作者維權。不然,縱然市場監管總局對知網實施了處罰,但對作者來說,其權利並沒有得到維護。今後,知網仍然會以侵權的方式存在,作者也仍然需要通過司法手段來維護自己的權利。



必須明確,市場監管總局對知網的立案調查,只是從壟斷的角度入手,解決知網濫用市場支配權力的問題。如果對知網進行處罰,也是對知網壟斷行為的處罰,而不是對知網侵犯作者知識產權的處罰。因此,對作者來說,還是應當通過司法手段,對知網展開維權。同時,可以通過知識產權機構,申請對知網侵犯作者知識產權的行為實施處罰。也就是說,對不懂規矩的知網,不能再忍,而必須予以嚴厲懲罰。否則,知網就會以一個公然違法的形象一直出現在公眾面前,且包括作者在內,對其無可奈何。顯然,這是完全不應該出現的現象。

ñ1
0
2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