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發微博

對“新萬元戶”要透過數量看質量

浙江大學共享與發展研究院教授李實近日在媒體刊文指出,根據2018年的CHIP數據推算,2021年“新萬元戶”的比例為2.3%,由此推斷出全國相應的人口數接近3300萬。

與李實教授推斷的數據有些不同,近日網上還流傳了一篇報道,認為“月可支配收入1萬元以上家庭占比僅為0.61%”。如果這樣的話,全國“新萬元戶”也就1000萬人左右,相差還是非常大的。



雖然兩者在口徑上存在一些出入,但是,剔除比較口徑方面的因素,差距仍然是非常大的。到底哪個數據更准確,說實在的,真的很難判別,也似乎沒有必要做出合理判斷。因為,人均收入過萬元,在今天大環境下,確實不是一件稀奇事。政府機關、事業單位、金融企業、證券行業、IT領域、高科技部門,等等,月入萬元者不計其數。

但是,為什麼這麼眾多的“新萬元戶”,消費卻並沒有得到有效釋放呢?特別是近年來,消費市場似乎被“凍結”一般,明顯缺乏活力和張力,消費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遠遠沒有發揮。消費的活力得不到展現,對建設國內大循環的影響是非常大的,對建設完整的供應鏈、產業鏈也是會產生比較大影響的。因此,需要對收入與消費的關系進行更加深入的研究和分析,需要對影響消費活力增強的原因進行深入剖析。

眾所周知,上世紀八十年代,曾經誕生了一個名詞——萬元戶。亦即一個家庭能夠擁有萬元存款的話,就是令人羨慕的“萬元戶”了。而在那個年代,萬元收入對絕大多數家庭來說,可都是一個天文數字。因此,一旦哪個家庭成為“萬元戶”,就會被高看一眼,即便收入來源被人瞧不起,也不排除羨慕嫉妒恨的意味。“萬元戶”,也就成為當時的一個時代特徵、一個評判標准、一種社會現象,很多人在努力掙錢,就是想讓自己也盡快成為“萬元戶”,成為被羨慕的對象。



雖然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居民收入的快速增長,各種市場主體和經營業態的不斷呈現,收入形成的機制越來越完善、收入來源渠道越來越多,“萬元戶”也很快成為一個過去時,取而代之的是“十萬元”戶,“百萬元戶”,特別是“百萬元戶”,被稱作“百萬富翁”,那“萬元戶”還有什麼可稀奇的呢。放到現在,“百萬富翁”也早就被淘汰出公眾視線了。別的不說,官員貪腐,動輒就是數千萬、上億元,有的甚至數億元、十數億元。“萬元戶”,不就是當年的“十元戶”嗎?

而今天的“萬元戶”,顯然內涵和要求都發生了變化,那就是月收入過萬,也就是所謂的“新萬元戶”。如果能夠成為“新萬元戶”,在當今的收入格局下,也還是能夠受到一些關注的。特別在中小城市,月收入能夠達到萬元,是會受到更多關注的,也是會被高看一眼的。只是,如果只把眼睛盯在收入上,而不關注其他方面的問題,只看到“新萬元戶”的數量,而不關注“新萬元戶”的質量,那麼,“新萬元戶”帶來的快感,將根本無法與當年的“萬元戶”相比,甚至可以認為是不屑一顧。

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想法,原因就在於,“新萬元戶”的數量大,不代表其質量高。如果只關心“新萬元戶”的數量,而不關心“新萬元戶”的質量,就會被數量迷住雙眼,無法找到“新萬元戶”對消費支撐作用沒有充分發揮的原因。因為,“新萬元戶”大多是中產階層,中產階層應當是消費的主力軍。為什麼要不斷擴大中產階層的數量,目的就是要發揮中產階層在消費方面的作用與潛力,發揮中產階層對社會穩定的“定海神針”作用。



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數據顯示,截止2021年末,個人住房貸款余額為38.32萬億元。也就是說,如果按照每戶38萬元的房貸來計算,將有1億家庭有房貸。考慮到一、二線城市的房貸金額遠超這個數據,按照戶均60萬元來計算,也有6000多萬戶家庭有房貸。也就是說,有房貸的家庭遠超“新萬元戶”家庭。而這,還不包括很多家庭的經營性、消費性貸款,如果加上其他方面的負債,負債的規模會更大、家庭也會更多。

教育、醫療、經營等需要的支出都可以排除在外,單看個人住房貸款一項,可能就是“新萬元戶”們難以支撐的,會讓“新萬元戶”的消費能力大打折扣的。如果仍然滿足於看“新萬元戶”的數量,而不關注其質量,確實對宏觀決策會帶來不利影響的。

中央提出要建設國內大循環,要暢通供應鏈、完善產業鏈,如何增強居民的消費熱情和消費動力,則是關鍵中的關鍵,也是難題中的難題。眼睛只盯在收入上,而不關注支出、關注負債,是不能真正調動居民的消費積極性的,也是無法激發消費動力的。所以,必須對“新萬元戶”的內涵進行深入剖析與挖掘,要看“新萬元戶”的質量。數量只代表“有”,質量才代表“行”,數量是基礎,質量才是保證。

ñ2
0
5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