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旦大學為何輿情不斷?跟其處置輿情的方法有關。就老師殺書記案來說,來是一起警方正在調查的凶殺案,性質非常嚴重,事情主體又皆為本校員工,複旦校方此時最應該做的應該是保持沉默,配合調查,少做甚至不做關系案件走向判斷的事情,否則很容易被誤解為厚此薄彼,拉偏架。可是校方在這件事情上誤判形勢,在輿情涉事雙方的宣傳把控上出現偏向,導致次生輿情不斷,並一步步走向背動的局面。綜合事件本身看存在以下幾大問題:

一是缺乏獨立性,存在拉偏架嫌疑。過度為涉事一方說話,有違公立性。王永珍書記被殺值得同情,犯罪嫌疑人受到譴責沒有問題,但案情還在調查,甚至爭議還很大,為王書記樹典型說好話這件事情更多由社會來做,而不是由校方來做,否則被認為"拉偏架",甚至幹預司法公正。
二是缺乏共情性,陷於"塔西佗"陷阱。很多操作不了解與情對抗中的"同情弱者"現象,有違網路傳播的規律。王書記作為領導與作為群眾的薑老師談話,誰是強者誰是弱者一目了然。塔西佗陷阱的影響,網路輿論對弱者有天然的同情。這個時候,如果校方一味強調強者無錯,弱者全責,往往會激發網路民意的反彈,說服和宣傳效果適得其反。複旦中文系主任的悼文輿情,表面看是修辭問題,實質是社會情緒問題表現。
三是缺乏警惕性,關涉重大社會熱點。複旦命案起因涉及重大民生熱點和焦點難點問題,"非升即走”,"35歲現像”,"校園抑郁症"等都是當前輿論熱點,本來社會關注度高,民間質疑不斷。這次事件是這些問題的總爆發,所以產生強勁衝擊力。
四是缺乏反思精神,不善運用以退為進。網路輿情傳播具有審醜效應,越是完美的越被挑刺批判,越是低調的自我否定的越被追隨。事件主體的自我反思往往會被網路民意所寬容和理解。複旦命案與學校管理沒有任何關系?學校沒有任何值得反思的地方?恐怕並不盡然。

當然這些問題是作為涉事主體與情處置中的問題。對事件本身相關主體的問題,作為社會來說,當同情的該同情,該批判的要批判。我們不能因此而是非不分,真偽莫辯。更不能欺倒黑白,親痛仇快!#羅地有聲#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