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是大學主體,享受待遇不低。正高四級基本是正縣待遇,體現在出差辦公接待等各種看得見看不見的規格待遇上。正因於此,大學正教授辭副院長之類的事常有發生。在正教授眼里,副院長是個可幹可不幹的活兒。那麼,現在很多大學的行政化又是如何發生的呢?羅老師認為,大學行政化是職員官僚化與教授教員化雙向異化的結果。怎麼講?就是大學行政人員,國家規定都應該是職員,而非官員,在官方所有行文里面,都是職員職員,而從不稱官員,但是在日常管理中,大學管理者有自我行政化傾向,自己把自己往官僚級別化的方向上推。而大學教授,實際上應是大學的主體,應該廣受尊重。國家在經濟待遇層面給予了相應級別保障(如正高四級就是副廳待遇),並且不讓其參與行政事務,以利專心做學問。這個出發點是好的。可是參與行政事務實際是參與行政資源分配,不參與行政,就少了行政話語權。所有職員本應該為教授服務的,但是在日常的運作中,因為獲得了大大小小行政資源,異化為“領導”。這實際是違背大學雙線管理的初衷。在這個過程中,哪怕享受副廳待遇的教授,因為沒有掌握行政資源,有時被矮化為普通教員,與職員被美化成領導一樣,全部被異化,以致於教授除了學銜,只有再去追個行政級別(副處長處長之類,其實待遇根本沒有增加)才更覺更有底氣。不過,也有追級別是為方便評職稱的,一旦評上正教授就辭副處甚至正處。這種現象的改變,需要進一步規范教授治校的具體措施,明確行政與學術的邊界,嚴格杜絕外行指導內行,明確大學的核心是教學與科研及社會服務,而非當官做老爺。

更多科技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