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我放過自己的時候》一文里,“善良偶受傷害,也許只是陣痛。但若是整個社會風氣已經不容得善良施行,世界就會冷得一片荒涼。”

當善良被消耗殆盡,良知就會永遠龜縮在內心最隱蔽的角落,行善反讓自己蒙冤,甚至丟了性命,這樣事如果再多一些就演變成一個時代的悲哀——沒人再願做好人。

所以,唯有將作惡之人嚴懲,善良的淨土才不會被侵蝕。 http://t.cn/RI7nYAL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