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複@ailin8572:[酷]//@ailin8572:當初英國演員休格蘭特也是如此,被媒體大眾追著罵,最後演藝事業一落千丈,形象盡毀//@小浪:[思考]

李雲迪嫖娼被抓,朝陽公安及時向公眾做了披露。公安的通報里面,涉案當事人的名字是李某迪,並沒有用李雲迪全名,通報里也沒有任何要讓大家知道,這個人就是李雲迪的訊息,可以說公安的通報已經考慮到了李雲迪的隱私保護問題。這種通報方式也多見於之前公安機關查獲的其他涉及明星的嫖娼案件。也就是說公安機關的操作方式是規范的。不涉及到侵犯李雲迪隱私權的問題。

至於公安該不該通報這起案件,我認為這不需要爭論。公安機關執行的任務是公共性很強的任務,在本案中又涉及到李雲迪這樣的公眾人物,這又加推了這個案件的公共性。另外,這個案件也是在群眾舉報並提供線索以後才執行的任務。公安執行完任務以後,把這種執行結果通報給包括舉報人在內的群眾,也是對群眾關切的一種回應,也是對公眾的一種執法結果的匯報和交代。

如果在這樣的案件有了偵破結果以後,公安機關都不需要向公眾做個交代,那公眾還有什麼知情權?本案中向公安提供線索的朝陽群眾,還有什麼知情權可言?如果任何案件公安都悄悄的操作,操作完了,結果也不向舉報者和公眾做一個交代,我們的公安機關不成了祕密機關了?這樣的話公安機關的存在還有合法性嗎?公安做的事情還有正當性嗎?朝陽群眾的知情權和其他群眾的知情權是糊弄人民群眾的嗎?是寫著玩兒的嗎?

所以,我不認為公安機關執行公務以後把事情公之於眾的做法是於法無據、與理不通。相反,公安機關完全有理由這樣做。

在這個案件當中,不是只有李雲迪的隱私保護問題,還有公眾的知情權問題。這個通報其實是公眾知情權需求和隱私權需求的一個平衡型通報。公安機關並沒有明顯要侵犯李某迪隱私的意圖。

本案涉及到的女方,公安機關也做了相同的通報,隱去了中間一個字,用通用的“某”字來代替,和李雲迪享受的通報待遇是一樣的。

這個通報之所以直接指向了李雲迪,最主要的原因,第一是公眾對於李某迪的高度敏感,或者李雲迪之前在公眾心目中獲得的易辨識度。鑒於李某迪在樂壇方面的巨大影響力,好多人會自然而然的把李某迪和李雲迪掛起鉤來。如果李雲迪之前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普通人,就像本案當中和李雲迪進行性交易的女士那樣是個普通人,是一個默默無為的人,公眾也不會立即把他與著名的音樂家,青年楷模、地方城市形象代表聯系起來。

另一個原因是李雲迪出事了以後,新聞記者在報道的時候把李雲迪的全名給報了出來。記者從可靠信源獲得的消息,在進行報道的時候,有義務對公眾做盡可能全面的報道,否則就是對公眾享有的知情權的不尊重和忽視。同時李雲迪在沒有出事之前,媒體對他進行的報道客觀上成就了李雲迪,讓李雲迪獲得了可觀的知名度和不菲的市場回報率,也極大地推升了李雲迪的商業價值。李雲迪出事以後要對他的報道考慮隱私的需求,怎麼在他出名之前的那麼多報道里面就沒有這樣的需求呢?媒體成就了他,廣大人民群眾為他奉獻了注意力和財力,廣大人民群眾,在他出事了以後,難道連知道他是誰的權利都沒有嗎?記者都不需要給人民群眾做個交代嗎?

李雲迪實施違法行為,作出違法事情,讓記者們、新聞媒體們閉口不報,或者在報道的時候隱瞞李雲迪同志的真實姓名,讓民眾在閱讀新聞的時候,如在五里霧中需要靠自己的猜測去補充相應的新聞要素。這樣對記者和媒體公平嗎?對民眾公平嗎?要知道李雲迪的名聲和財富都是媒體和民眾給的呀。難道李雲迪違法了以後還可以把自己違法的事情隱藏下去,繼續讓媒體去報道他光鮮的一面,讓廣大民眾繼續保持蒙在鼓里的狀態,欣欣然的去給他捐獻自己的時間、精力和財力嗎。

之所以寫這些,主要的原因在於目前這個案件披露方式有爭議,這種披露方式,尤其是個別學法律的大學教授,寫了很長的文章,在文章中把這種披露方式指責為侵犯李雲迪隱私的方式,而板子又過多的打在了公權力機構,也就是公安機關的身上。

我認為這是誤導民眾,公安機關在這件事情上走得端,行的正,沒有法律程序上的問題。公安機關的執法活動不應該受到無理的指責和非議。

ñ1693
601
373

更多股票投資名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