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酬賓,肩頸加泡腳19塊9!” 律所照常營業,除了那一家。//@北村: 唉

【獨家|#死於槍擊的青年律師#:二本畢業,工作努力,曾為村民打官司】9月13日上午10點左右,一個47歲的中年男人持自制土銃,走進高照律師事務所新竹路上的辦公地。律師薛偉幸倒在槍口下,救護車很快趕來,有人看見他穿著格子短袖,一隻手垂在擔架外。送到醫院後,搶救無效身亡。這位青年律師薛偉幸,在從業五年里,他處理了200多起官司,很多是雞毛蒜皮的民事糾紛。如果沒發生這件事,他還是律所一條街上那個普通人,要麼工作,要麼回家。

作案動機與槍支來源警方仍在調查,目前通報稱,“雷某因糾紛對薛偉幸不滿遂行凶”。據裁判文書網,有四名男子跟雷某幹工程,但錢沒拿到,尋求法律幫助,代理律師之一就是薛偉幸。2020年,四名原告向洪山區法院提出訴前財產保全,請求查封、凍結雷某財產,用以償還欠款,獲得法院支持。今年,因欠款遲遲未還,法院強制拍賣雷某的房產。

這個47歲男人雷某的人生,像是薛偉幸的另一面。薛偉幸生長在甘肅黃土高原腹地,是村里為數不多的大學生,2015年畢業於湖北經濟學院,這是一所二本院校;2018年,他加入湖北高照律師事務所。不挑案子,不混圈子,是薛偉幸留給律所同事的印象。在同事陳立群看來,他的生活甚至有些單調,同事們約著出門吃飯、唱歌,他很少參與,“要麼工作,要麼回家。” 他們聊的最多的就是案子,很少提到職業理想“這種虛的東西”。

薛偉幸的工作地在新竹路3號,門店招牌寫著“法律維權服務中心”,這是一個面積近20平米的地方,兩張白色的大辦公桌前後擺放,屋內光線不大好,後面那張桌子終日開著台燈。73歲的老趙因為土地徵收不合理將村委會連同區政府等告上法庭,薛偉幸是他的代理律師。每次薛偉幸從法院回來,臉上總有幾分疲憊,但他總安慰村民,“不要慌,我一定給你們辦成。” 今年8月,案子正式被省高級法院受理,但薛律師等不到開庭了。

洪山區法院每年審結近2萬起案件,其中不乏重大刑事案件,但更多的案件看起來雞毛蒜皮,卻是普通人生活中難以逾越的大山。被汽車剮倒的外賣員,丟了工作也沒拿到賠償;老太太財產被子女瓜分,孤苦無依;還有辛苦一整年沒拿到錢的工人。不是每個律師都有機會接觸大案、要案,但受委托人邀約解決糾紛,維護權益,是過去五年里,薛偉幸每天都在做的事。

開槍男子雷某,是武漢本地人,家境富裕。他從小就“拐”,武漢話是脾氣火爆的意思,雷某年輕時開著家里的豪車撞過警車,夜晚拖著長刀在村里遊蕩。2010年逢拆遷改造,他抓住機會,成立了家建築公司,承接拆遷工程。大約從2016年開始,他的公司開始出現困難,和他一起長大的許家俊說,“他欠花山很多人錢,50萬、100萬都有,大家都自認倒黴,不敢讓他還。” 也沒人能確切說清,他是什麼時候開始染上賭博和吸毒的。

命案發生不久,新竹路恢復了日常。行人來來往往,偶爾有人停留歎一句可惜。有快遞小哥受人之托送上鮮花。更多的人搖頭噤聲,“殺人案呢!不敢說。”路旁的燒烤店、蓋澆飯、河南燴面重新燃起熏人的煙火,足療店老板舉著話筒唱歌拉客, “大酬賓,肩頸加泡腳19塊9!” 律所照常營業,除了那一家。#洞見計劃#http://t.cn/A6M4XJKZ

ñ4.1萬
1218
1.1萬

更多股票投資名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