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續請這次在「#調教#」專輯緊密合作的夥伴,寫下合作的故事與心情,從他們的角度回望這段創作過程裡的興奮。

在 5/20 專輯正式發行前一天,也是實體專輯預購的最後一天,想先分享曼波的這篇(明天之後很多人就能看到他為調教拍的照片了),希望你們也能一起體會我們在共同創造時的興奮。

✉️ from 能把S公主拍成M的登曼波:

❝接觸唱片影像攝影也一陣子了,這次與陳珊妮一起創作「調教」專輯的整體視覺,算是關於唱片影像,給自己的一個階段性整合。

從國小至今買過上千張實體唱片CD,我依然都保留著,時不時還會上拍賣,找那些被自己錯過的經典。「後來,我們都哭了」這張實體唱片,是我接觸實體唱片的一大感受開啟,當時真的好迷戀拿到這樣實體的喜悅,很當代。

我們來不及消化那些已經無法挽回的狀態。音樂像是空氣,一種能致幻的Air。

聽說音樂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卻也漸漸走到環保的階段了。參與「調教」的過程中,我試圖找回自己那個拿到實體,喜悅的狀態。

公主在這段期間最常對我說的是:「曼波,你有沒有拍到你想要的?」「曼波,你還有沒有什麼想拍?」「曼波,只要你想要我會盡力達到!」公主這些呼喚也在喚醒我的喜悅。

整個過程中,我認同自己正在創作,我應該整合所有經驗和直覺,甚至是自己現階段關於「唱片」,特別是台灣流行音樂的啟發與回應。時髦是一定要的,而關於BDSM的題目我不想屁,只想說:你要自己去感受才知道(如果你也想探索你自己)。

與公主一起創作的這段時間,她認為我什麼都可以想成情色,是也好像不是。但色情就是有也可能沒有吧?沒有情與色一切都會變得無聊了。

我不敢說在「調教」這張專輯,想提出什麼議題,我只想做一張我認為台灣流行唱片,應該出現的樣貌,而且是超級主流的視覺。在儒思以外的國度,情色其實是美感教化的基礎,在很多地方早就已經被展開,但在我們的環境還避而不談。於是在「調教」的創作過程中,我試著整理出自己能夠與群眾分享的方式。

我和公主都很S(其實我也有M),在整個創作過程裡,我們有截然不同的方式,但又似乎能以某種潛意識的狀態契合。她是邏輯與系統分配高手,而我是那個試圖要打破規格再建構的人。公主說我比她還要S,可能因為我一直試圖想破壞那個邏輯哈哈哈。我試圖把直覺拉到最前端,有時候可能讓她很錯愕,但最後我的那些跳躍的直覺,卻也慢慢被她整合了。

最後兩個人的靈魂能夠在這張專輯,以紮實的視覺展現,這是我很滿意,時不時想到都會覺得開心的作品。對!我找到那個喜悅了。

P.S.我一直覺得人的性格絕對有S&M(其實更多)的比例分配,沒有所謂絕對,只是你探索到哪個程度。極度S其實就是M,極度M就是S,Power Bottom就是目前我覺得很完美的例子(不知道的異性戀自己去查,查不到下載Grindr找解答)。❞

更多台灣明星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