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教創作筆記#:樂手篇】

大概是被蔡德才的文字所感動,或許是意識到自己的記憶非常不可信賴,於是寫下這篇:

我的專輯作品,參與的製作人員名單通常很精簡,這代表每個人需要投入更長的時間,和我進行更密切的討論。我和蔡德才都是音樂風格強烈的人,在段落和聲音處理上,都擁有獨特的傾斜方式。用「傾斜」這個字眼,是因為厭倦流行音樂過剩的熟練與套路,所以格外珍惜那種不工整。而不工整的東西,越是難以巧妙地平衡出美感。但是透過精準的製作,就有產生巨大張力的可能 。

沒有所謂太奇怪的編曲,太奇怪的長相。我喜歡傾斜,欣賞不工整的美感,我認為那就是性格。

蔡德才在這張專輯,採用了很多類比合成器音色,他的樂句銳利有型,節奏配器甚至時而脫離物理性,與我自己拼貼包覆式的編曲邏輯,有很大的區別。蔡德才的任何想法,在我耳裡全是不可取代的,那不是一般過人的才華,還加上時間淬煉的性格。所以我只想給他最大的空間, 不能在編曲上限制他,不能磨去那些稜角(那正是商業體系最容易耗損,又最珍貴的美學資產)。

一開始收到他的編曲,在整理擺放那些聲音時,的確有過各種「如果鼓組這樣修改...」「如果這個旋律不要那麼頑固...」,如果修改成陳珊妮的 vocal 更容易駕馭的形狀,如果讓某些軌道在混音時更容易處理...大概在他編完前兩首歌,我就告訴自己,最好擁抱這些脫離舒適圈,世間少有,真正獨特有趣的東西。

與真正的強者工作,要將他的能力極大化,才能逼出自己的鬥志與興奮感。

我調整了部分歌曲的咬字,咬得更淺。細心處理很多尾音的氣息,像在「確幸」這首歌,編曲的留白很多,我用很輕的音量將每個尾音唱足,以一種「無論如何都想活下去,每一句都是最後一口氣」的唱法,對應著蔡德才的編曲。在「他說」的主歌中,也有一些與電子聲響同步、附和式的 vocal 尾音。想藉著唱腔上細膩的微調,與蔡德才的聲響設計產生聯結。尤其最後一首「理想」,我以更纖細赤裸的唱腔回應鋼琴的溫暖與距離感,想唱出那種只要再用力一丁點,無需觸摸就會破掉的脆弱感。

我擅長快速做出決定,但是對細節非常挑剔。

我很喜歡讓一些近乎神經質的細節追求,以不經意的方式呈現。那是一些很難被察覺,很難回收讚美,而且很耗費時間的工作,我對這些製作細節很有耐心。



在我與蔡德才之間,最有趣的存在,就是 Eric 徐研培的吉他了。

轉眼和 Eric 工作超過十年了,這些年我參與的製作案,幾乎都有 Eric 的吉他。記得早年多半找他彈木吉他,他似乎也很瞭解自己擅長的風格,但我對他的期待,好像一直超過他對自己的想像。

我很喜歡 Eric 的個性,他是個很 chill 的人,他的吉他偶爾反應了我難以具現化的部分(除了時間感似乎與蔡德才比較一致哈哈)。這幾年 Eric 在吉他演奏和音樂表達上的成長速度飛快,從上一張專輯只有一把吉他的「成為一個厲害的普通人」,到我倆合作「趁記憶消失之前」翻唱舊作的 live,Eric 一直都在顛覆我以為的徐研培。

以製作的角度而言,把蔡德才和徐研培放在一起,無疑是將音響的變數放到最大,把自己戰力點滿的意思。如同蔡德才的編曲,我也嘗試保留 Eric 所有的吉他。他在這張專輯彈了很多逼近完美的歌,像是「他說」、「道歉」都是第一時間收到,毫無疑慮的作品。但也有一些被他的吉他顛覆想像,進而改變歌曲結構的過程。

剛收到「確幸」的時候,因為太喜歡蔡德才的編曲,極簡中充滿迫力的空間感,所以 Eric 挑撥神經的細碎吉他,完全在我的想像之外,那些溺水感的電吉他聲響,直到最後「再小的確幸,都不能確信」的木吉他中,像是抓到浮木活過來的設計很特別。

在「痛癮」這首歌,Eric 出其不意地彈了非常多繁複層疊的軌道,那些吉他很有趣,卻又超越原本編曲能夠承載的重量感。蔡德才原本運用過門,那種突然舒緩的張力,以非常高級的手法訴說「痛」,但我又很想保留 Eric 那些帶著「癮」的吉他,於是我在原本的副歌加了極簡的 beats,那些克制的低頻莫名地讓痛癮增添了暗暗的爽感。這是我花了最多時間,卻又最喜歡的過程。



我很喜歡化繁為簡解決問題,我喜歡重新尋找編曲的脈絡與重心,要用自己的美學素養去轉化形式,不需要穿上 GUCCI 也可以經營出自己的華麗。Eric 最吸引我的部分是他的出其不意。我們的音樂喜好不見得一致,經常對於一段吉他,有截然不同的想像,但又覺得這樣的誤解很酷。當然吉他演奏是非常仰賴手感與聽感的,每個人對於不同的吉他手會有各自的偏執與喜好,我真的很喜歡 Eric 的吉他,他彈木吉他 finger 的右手,有種難以形容的奇妙質地。

關於專輯製作要特別提到,在「理想」這首歌,也是整張專輯的尾聲,唯一出現的一段真鼓演奏,鼓手小冠為了這一小段鼓,花了很多時間,做了很多實驗,傳了許多音檔給我。他說這短短的一段鼓,是他近期遇過最難的挑戰。我們彼此都知道:難的是經營那種自在而不混亂,是那個與其他配器疏離,憑空建立的支撐感。那是一種形而上的,令聽者對應著歌詞,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無以名狀的安慰與力量。

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夠讀到這裡?關於製作,太多事沒有人問過,也沒有機會說出口。應該還可以再訴說個幾千字,但突然覺得自己像在告解似的,有點害羞...by 公主

(未完待續)

更多台灣明星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