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複@興恒幸興: 當當上都有,看頭幾本即可:http://t.cn/A6VZD0MI //@興恒幸興:回複@陳思進:Ok。只是你總共出了多少本書?能不能時常把他們一起發出來啊!

#上海人口年齡結構怎麼了# 【問答:你怎麼看剛剛公布的人口普查結果?】@出版人傅興文

謝邀!
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千呼萬喚終於在11日公布了,我關注到了上海的年齡結構,0-14歲的青少年占比9.8%,是所有省市自治區中唯一占比低於兩位數的,同時老齡化程度也很高。
上海的年齡結構可以折射出整個中國的年齡結構,有專家認為,將會成為影響中國經濟發展的最大變數。不僅僅是房地產會迎來真正的行業轉折點,製造業也是,消費也是。過去40年,中國最核心的紅利就是人口紅利,一旦消失,所有行業面臨洗牌。
對於這類觀點,不敢苟同,中國前三四十年的高速發展,人口紅利的確是主因之一(還有其他天時地利人和方方面面的因素),但不能線性思維,那個窗口期已然過去,中國已然進入了新常態,
特別是之前的人口紅利大多是,低廉的人力成本,惡劣環境,少休無休,勞動密集形等生產方式換取的微薄利潤。而隨著進入第四次工業革命,人工智能、量子技術的崛起,人口還是未來發展的紅利嗎?如果還是的話,那印度豈非過不了幾年就成為世界第一大國了……不過我們現在真的做好了進入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準備了嗎?
順便提一下,因最近的虛擬幣的瘋癲,我在某微信群中,從千年不變的人性切入,談到了風控,那借著回應此問題,引用部分內容,和大家分享:
無論東(方)西(方),人性都是一樣的,而且千年不變,這就是為何千年前的文學作品還能看,因為文學是寫人性的——金融市場的反映就是貪婪和恐懼,連牛頓都抵擋不住……
事實上,人類多半兒是烏合之眾,傻子的共識也是共識,也是千年不變,金融市場中發生任何事情,都不必詫異。
正因為如此,早從十年前開始,我就將業余寫作的重心,放在了長篇小說上,寫透了千年不變的人性的小說的生命也是無限的……
其實,金融市場中的所謂創新,大多無非就是在挑戰人性的底線而已……
事實上,千年不變的人性的貪婪和恐懼,恰好是風控存在的必要,要是大家都心如止水,何來風險(順便提一下,迄今做了近10年的風控和合規,單做幾個風控模型,就賺得很滋潤——對金融機構做風控而言,虛擬幣恰好是一種非常好的hedging工具,關鍵是,做風控是穩賺不賠的——不像在一線做交易,常常做得生不如死,謝謝人性!群友(或孩子)中想進金融機構的,建議做風控,賺錢的同時,還能看清人性)……
說穿了,人類辛勤的勞作是在做大蛋糕,而金融遊戲是在重新分配蛋糕,而虛擬幣這類遊戲,將分配蛋糕的遊戲達到了極致……
任何說什麼“金融市場變了,現在玩兒新東西了,認知要跟上啊”的,請去圖書館翻閱一些超過130年的《華爾街日報》,你就會發現,無論怎麼變,不過是新瓶舊酒而已……華爾街日報上多年前文章,往往只要換個公司的名稱,換個金融產品的名字,就立刻“與時俱進”了……

再借用馬斯克的一句話:我現在不和人爭吵了,因為開始意識到,每個人只能在他的認知水平基礎上去思考,以後有人告訴我2+2=10時,我會說,你真厲害……點到為止吧。
最後,再順便打個小廣告,“陳思進財經漫畫”系列第一部《漫畫生活中的財經》《美國生活經濟學》新鮮出爐,謝謝關注!

ñ10
12
14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