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區招生,能讓學區房價格降下來嗎?# 來源:譚浩俊微財經

深圳又放大招,讓解決學區房問題大有希望了。

深圳社會建設領域的“基本法”——《深圳經濟特區社會建設條例(草案徵求意見稿)》日前公開徵求意見。《條例》共五章七十三條,包括總則、民生建設、社會治理、促進和保障以及附則。

雖然條例涵蓋社會建設的各個領域,內容非常廣汎,涉及民生等方面的亮點也很多。但是,有一條特別引人關注,那就是推行大學區招生的問題。因為,這關系到學區房在深圳是否還會存在、學區房價格能否真正降下來的問題。對已經買了高價學區房的人來說,則要關心學區房價格會不會出現大跌現象了。

條例明確,推行大學區招生和辦學管理模式,建立義務教育學校教師交流制度,健全優質教育資源共建共享機制;探索開展小學暑期托管服務以及建立普通高中與中職學校課程互選、學分互認和學籍互轉機制等措施,合理均衡配置教育資源,優化教育結構,促進教育公平。

也就是說,帶來學區房價格畸形增長的學區問題,有可能在推行大學區招生後,變得越來越不重要,越來越沒有吸引力。要知道,學區房的誕生,源於學區的存在。而學區所以對房價如此敏感和有效,就是因為有好學校、差學校之分。好學校的教育資源多、教師水平高、教育質量高、升學率高。因此,有錢無錢,都要向好學校靠、向好學校擠。有錢的,自然通過買房來解決。因為,房子一到手,孩子上好學校就沒有問題了,也就能夠在心理上產生贏在起跑線上的快感。反過來,沒錢人的孩子,就只能享受普通學校的教育,就認為會輸在起跑線上,會心理不平衡。於是,學區房的價格就越來越高,越來越沒有規矩。

雖然各地在樓市調控措施中,也對學區房價格進行了調控。但是,無奈需求矛盾太過尖銳,調控效果根本無法產生。在一、二線城市,學區房價格已經達到了連富人也感到很有壓力的地步。而打壓學區房價格,最終只會幫富人省錢。對窮人而言,連購買普通房都要當房奴,還有什麼能力去購買學區房呢?在這樣的情況下,有關學區房的問題,也越來越成為社會各方面關注的焦點。

很顯然,深圳推行的大學區招生模式,可以對學區房帶來比較大的衝擊和影響。因為,既然是大學區招生,那有錢人也好,無錢人也行,只要是這個大學區的,就都有權利進入到公認的好學校,自然,公平性要比眼下好不少。而學區房價格,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被炒翻了天。

更重要的是,深圳在提出大學區招生的同時,還明確提出,建立義務教育學校教師交流制度,健全優質教育資源共建共享機制。也就是說,優質教育資源不再向少數學校傾斜,而是由各大學校共享。其中,教師交流是最重要的一個方面。如果能夠建立正常的教師交流制度,讓優秀教師也能到目前的“差”學校任教,那麼,“差”學校的教育資源也就會變得優質起來,與好學校的差距就會越來越小。在這里,我們要特別建議,在教師交流問題上,應當有強制性要求、規范性要求,必須每年每所學校每個年級至少有15%的教師要異校交流任教,且任教時間不能低於3年。同時,教育部門應當對優秀教師有一個相對客觀的評價標准,防止好學校將優秀教師“藏”起來,不拿出去交流。這方面,具體的名單既要徵求學校的意見,更要教育部門確定,防止學校玩小動作。

如果深圳真的能夠在教育資源配置方面做到公平配置、科學配置、合理配置,那麼,困擾學區的不均衡教育資源配置問題,將得到根本性解決。好學校,差學校,將成為曆史。唯一的區別,就是距離的遠近。而這,對居民來說,真的不是問題。居民選擇的,是學校教學質量的好壞。既然教學質量均衡化了,那還有什麼好學校、差學校之分呢?自然,學區房也就要退出曆史舞台了。

在此基礎上,建議深圳在教師職稱評定、評優評先方面,也要充分考慮教師交流的問題。凡是主動要求到差學校任教的優秀教師,優先評定職稱、優先評定優秀教師、優先享受各種優質獎勵資源。凡是不服從分配,不願到差學校任教的,一律取消評優評先,評定職稱時也要更加嚴格考核。同等條件下,不願到差學校任教的教師放在後面。

【思進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原作者個人的論述和觀點,敬請讀者自行判斷。轉發的目的為傳遞訊息,內容或者數據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具體投資建議、不作任何商業用途、更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並已明確注明作者和文章來源,版權歸屬原作者,部分文章轉發時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系,若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將立即刪除!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