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反恐二十年,只有川普看清邪惡本質】

作者:副舍長 來源:有間訴舍

轉自:華爾街俱樂部

2016年美國大選,還是總統候選人的川普發表過明確的反穆斯林言論,他提出類似科學防疫的觀點:對待某教,需要安全隔離,並且得重點監控重災區。這種宗教歧視言論在白左汎濫的美國,很快引起偽媒討伐,更遭遇到九成以上穆斯林票民痛恨。很顯然,那些因戰爭或福利逃到美國的穆斯林難民,絕大部分背著枯井,希望將美國轉變為中東。當然,他們出於自身文化基因認同尚能理解,但白左一味認他們為幹爹確信他們有權利那樣做,就太過愚蠢無知。

可以下定論:美國近些年遭遇的種群問題,都是被白左縱容出來的。恐怖主義固然有萬分邪惡,但看得見的邪惡,殺傷力遠遠不及白左。因為數以億計的有著正常價值觀的美國人,被白左侵害的權利是無法估計出來的。

據此,這個定論無法停留在理論層面上探討,只有像川普一樣,親眼看見911災難時,有成千上萬的美籍穆斯林為此歡呼雀躍,才能明白。而白左素來腦癱眼瞎,只配得上瞌睡拜登以及沼澤怪物的奴役,這是所有心懷上帝的美國人的悲劇根源。

反恐二十年,美國曆屆政府中,只有川普看清恐怖主義本質,由它製造的人道災難絕非偶然,而是屬於兩種宗教文化間的衝突。因此,從小布什宣布反恐進入阿富汗起,到拜登撤軍時犯下巨大錯誤,都可以視為美國政客對某教認知產生偏差,在此基礎上擊斃基地頭目拉登以及伊斯蘭國的巴格達迪,不過是拍死糞坑里大一些的綠頭蒼蠅。假使看不出或者不敢承認何處才是恐襲主義源頭,那麼美國接下去還會迎來更多的、大大小小的災難。除非美國徹底被深綠化,讓未來的美國人能接受塔利班現在的所有作為。

盡管看似同出一脈,但未經升級的綠教視外部文明(主要包括基教文明)為禍患。與之對立的諷刺性現實,變化得過於政治正確的美國政客卻忘記綠教的原貌——這樣表達還不夠精准,更貼切的說法應該是摻合了太多雜質的美國移民社會,已經失去對宗教病毒的免疫力,甚至諸多自稱基教信仰的美國人,早就喪失了真正的信仰。譬如奧巴馬與拜登,再怎麼辯解,也無法證明他們是基教徒。如此情形下,美國的墜落與衰敗就有邏輯可循,基督占據的比重越來越小,反基督相較越來越多,達到一定臨界時,以至拜登可以弊選上台。試想,連最起碼的道德都已被拋棄,更別提崇高的信仰會有什麼境遇。整體而言,上帝從來都是公平的。所謂自助者神助,當更多的基督徒被稀釋,堅守的信眾拿不反擊的智慧與勇氣,就怨不得現狀不近人意,放棄上帝之手,就得承擔相應的後果。

綠教對外界文明的鬥爭與仇視從未改變過,極端穆斯林企圖恢復創教之初的榮光之心更不曾熄滅。近在塔利班放話於9月11日開始新政權運作,雖然在某種新力量介入下未能執行,但放話已經獲取打擊效果;往後移幾天,喀布爾恐襲致死傷數百,肇事者就是塔利班之外的極端原旨勢力;再看2001年9月11日,更能與遙遠的1683年9月11日聯系到一處,恐襲從來都只是表象,深層原因惟有“聖戰”分子眼中的伊斯蘭世界複興之戰,以報對基督世界的失利之仇。只是現實太過遺憾,1683年伊斯蘭慘敗維也納,原旨教義驅動的全球化殘酷擴張完全被終止,本是人類福祉。但以此曆史事件為分水嶺,基督世界學會淡忘,在極端穆斯林那里卻是仇恨越發刻骨銘心。他們從來都沒有過穆罕默德提倡的理智,別人的進取成功怎麼可能是自己退步的原因,但白左一再遷就他們。

按美國獨立宣言的秉性,斷然不能接受戴著穆斯林光環的議員在國會鼓吹美國敵視綠教,一副無辜受傷狀。。你都先敵視、先釋放惡行,還不能讓別人敵視?這種蠻橫也就偽基督白左能說服自己去迎合,並借機打壓真基督民眾。從這點看,如果沒有廣汎的覺醒與憤怒,美國被邪惡蠶食、徹底墮落,只是時間問題。那樣的結果絕不是美國單方面的不幸,所有認同普世文明的公眾都難逃厄運。就像去年很多人剛歡慶川普下台,隨後不得不接受各路妖魔鬼怪冒頭;現在為塔利班勝利叫好的人也一樣,將來必定會親嘗惡果,終得為自己的愚蠢選擇買單。其實大道理世人都懂,但世事的荒誕正在於,邪惡總會以正義自居,蠢貨也能自詡掌握真理,無論古今中外,亦複如是。黑格爾總結過:人類唯一能從曆史中吸取的教訓就是,人類從來都不會從曆史中吸取教訓。風暴即將來臨,但願上帝能夠眷顧。

【思進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原作者個人的論述和觀點,敬請讀者自行判斷。轉發的目的為傳遞訊息,內容或者數據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具體投資建議、不作任何商業用途、更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並已明確注明作者和文章來源,版權歸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轉發時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系,若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將立即刪除!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