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報道##紀錄片# 今年FIRST青年電影展最佳紀錄片獎項空缺。獎項脫離觀看,因此失去評價的有效性和意義。如果把紀錄片作為一種方法,它可以實現什麼?

我們採訪拍攝了八位跨越不同代際、采用不同記錄方法的紀錄片導演,從被稱作“中國獨立紀錄片第一人”吳文光,到剛剛完成長片處女作的陳東楠,以及更多的中堅力量——周浩@周浩ZHOUHAO 、徐童@徐童導演 、趙亮@dear趙亮 、趙琦、范儉@范儉 、韓萌@韓萌呵 。在創作的中後期,他們不約而同地對過去的創作理念進行了重塑、改造,乃至背離,這來自於真實性的困境,或與被拍攝對象的關系,或創造力和美學的突破革新。有人向外拓展,關注更大的議題,與新技術、新形式相結合;有人走向精神深處,面對感受的現實和超現實。而八人之間,又暗含著這門技藝傳承的脈絡。去年疫情爆發初期,多位導演不約而同地在第一時間趕到武漢的醫院里、社區里、工廠里,記錄下曆史時刻。

這次拍攝,我們去到了他們的工作室、家里(往往二者合一),或者嘗試尋找了一些和他們的片子有所“互文”或“反差”的場景——地鐵站的廊橋、朝陽公園的湖面、重慶的森林、西寧的曠野等等。導演們記錄現實,我們來記錄導演和他們的創作。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希望紀錄片這束光芒,終將抵達現實,抵達觀眾。

更多時尚雜誌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http://t.cn/A6MWh3b1 ​

NE-YO
2021/10/18 02:11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