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報道##一個農婦,與她的美術課#““就這樣,我去喀山上大學了。”高爾基在自傳體小說《我的大學》第一句這樣寫道。他在沒有圍牆的社會大學里完成了自我教育。一個高中肄業的村婦王柳雲也完成了她的“大學”,在一間免費畫室里。

因為貧窮,王柳雲錯失教育機會,輾轉在售貨員、裁縫、清潔工等職業中,直到50歲時偶然接觸繪畫。在畫室,與社會邊緣群體和失意者一起,她獲得了某種“再造”的機會。之後,她出現在一所鄉村學校,成為美術老師。在這里,和留守兒童們一起,她再次探尋,美術這門看似無用的課,究竟有什麼用?

今年,王柳雲在北京做清潔工,感覺困惑時她依然去畫畫。畫畫並不算件輕松活兒:每當人拿起畫筆,開始描摹一個對象,就需重新建立自己對周遭事物的認知。在這種“重敘”中,痛苦有了顏色,欲望有了線條,而她再次感覺平靜。

更多時尚雜誌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