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發微博

【被萬科A拖累的職業生涯?明星基金經理遭質疑 “請管理層出來解釋一下!”】就在“寧王”寧德時代再次衝擊曆史新高的“加冕時刻”,昔日地產“龍頭”萬科A卻仍在政策底與市場底間泥足深陷,最近的“五連陰”更是雪上加霜,今日的一根陽線似乎也難預判未來。

  就在“寧王”寧德時代再次衝擊曆史新高的“加冕時刻”,昔日地產“龍頭”萬科A卻仍在政策底與市場底間泥足深陷,最近的“五連陰”更是雪上加霜,今日的一根陽線似乎也難預判未來。

  “好不容易抓住一個新能源牛股,沒想到利潤全被一隻地產股吃掉了!”日前,一家重倉萬科的私募合夥人對財聯社記者坦言,最近他們壓力很大,正忙著安撫投資人——“政策底”已出,“市場底”不遠了。

  面對心心念念的“招保萬金”,壓力山大的並不止上述“等風來”的私募老總,也包括長期信奉“價值投資”的基金經理,只是他們面對壓力的排解方式各有不同而已。

  明星基金經理遭“質疑”

  “最好的地產股的估值水平比銀行龍頭低多了,無論從PE還是PB角度,其分紅也比龍頭的銀行要高多了……”今年2月,一份流傳甚廣的內部交流,興全基金前基金經理董承非坦誠對龍頭地產股的偏愛。

  彼時,董承非對2021年的市場持悲觀態度,並將倉位降低到80%以下。不過,他對萬科卻是另一番態度。“我還在不停加倉地產,其實也就保利和萬科兩個股票。對我來講,持有地產比現金好。”他稱。

  8個月後,董承非以一封“告別信”告別了興全基金。盡管無從知曉,在他離開公募前的這幾個月經曆了怎樣的內心起伏。但從公開訊息來看,面對壓力,他並沒有放棄堅守年初時的“執念”。

  以董承非興全新視野基金為例,2020年9月30日的倉位還在90.1%,到了2020年年底下降至69.45%,一季度末再降至64.06%,到了二季度末,股票倉位更低至57.14%,持有現金高達42.82%。

  從十大重倉股看,萬科A、保利地產依然位列該基金的十大重倉股,可見董承非在投資上的“知行合一”。不過,持有人並沒有耐心等待價值的回歸,基金份額連續兩個季度萎縮。

  “實在是佩服這個姓董的選股眼光,除了三安光電,基本都處於下跌通道,連散戶都不如,而且還死守。”昨日,一位基民在投資社區質疑基金經理的投資水平,並懇求基金管理層出來解釋一下。

  承壓、煎熬、長夜漫漫……是繼續堅守“冷板凳”?還是追隨炙手可熱的新能源賽道?過去幾個月,萬科A的“信徒們”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心理煎熬,這也是他們職業生涯以來的“至暗時刻”。

  “價值信徒”的至暗時刻?

  萬科A、金地集團、平安銀行、招商銀行、中國建築……這些股票,經常出現在傳統價值投資者的投資筆記中,也再次出現在景順長城基金經理韓文強的基金重倉股名單中。

  “對於我們重倉持有的低估板塊,銀行的邏輯已經漸漸被人接受,但是地產的邏輯似乎沒有人接受。”今年3月底,在基金年報披露之際,韓文強也毫不諱言自己看好地產的邏輯。

  以萬科A為例,在貴州茅台、寧德時代新舊王者更替的2021年,韓文強對這只昔日地產龍頭的偏愛反而有增無減。2020年底,還位列第四重倉股,一季度升至第二重倉股,二季度躋身第一重倉股。

  截止2020年6月30日,韓文強管理的景順長城中國回報基金前三大大重倉股中均為地產股,萬科A、新城股份、保利發展。此外,金地集團、華僑城A也位列第七和第八重倉股。

  與董承非面臨的壓力一樣,韓文強也遭遇了淨值回撤、規模縮水、投資人質疑的多重困境,甚至有基民控告他任職期間,偏離基金投資主題“壟斷資源”,去購買大量國家重點調控的房地產、銀行股。

  談及房地產股票,上述私募合夥人連連擺手稱,“咱們能暫時不談這個問題嗎?”。不過,相比重倉股K線上的波動,他們眼下更在意的是私募基金持有人情緒波動和贖回操作。

  在他看來,目前正是價值投資者的至暗時刻,挺一挺或許就“見底了”,而如果這個時候贖回,投資人自然是割肉出局的,暫且不說日後“踏空”悔恨,對私募基金的品牌傷害是很難愈合的。

  “地產行業的政策底已經較為明確,後續需要觀察的是按揭放松對於企業銷售和回款的改善,以及開發貸和其他融資渠道的改善情況,地產股也會迎來政策底到市場底的傳導。”他補充說。

ñ17
5
20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