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發微博

轉自水晶蒼蠅拍

我以前說過很多次,股票是個回報非常不均勻的東西。有兩個特別重要的要素,叫時機與時間。時機這個東西沒法選,趕上就是趕上了。比如08年底,14年底,18年底,20年疫情底您正好一大把錢進來,那麼這個大的時機您就趕上了,非常大的概率會出現短期的超額回報。但時機這個東西,基本是運氣,有經驗的人可以做一定的前瞻性調節,但也很難做到精確捕捉。完全沒經驗的人是完全會錯過大機會點(並在後面大風險點撲進來),而有經驗的看起來能滿倉獲得大時機的饋贈,其實真相是:他們在那之前肯定飽受摧殘了很長一段時間。挨打都躲過,大餐正好入席?不存在的。

既然時機是個非常重要但很難把握的因素,那麼時間就成了最重要的因素。時間這個因素起效果有兩個前提條件:價值積累,耐心等待。價值積累是說你要選對下注的對象,要確保它的內在價值是隨著時間一直在增長,這個過程相對可預期且年度節點來看可財務確認。另外價值增長雖然持續性強但不像估值變化那麼高彈性,所以其回報往往需要長期的等待。那麼這種“正確的等待(注意這個前提)”結果如何呢?

比如某個非常不風口、幾乎從未被抱團且看起來比較LOW的行業公司,連續多年就是穩定的業績增長(價值積累是正確的)。12年底至今的股票收益率是多少呢?10年接近10倍(足夠耐心)。理論上來講,這種10年10倍的機會是比較容易獲得的:因為公司確實是每年都在不錯的增長,而且絕大部分時間里估值也比較便宜合理,行業的長期邏輯又比較穩定,按說是屬於比較省心的投資了(注意以上幾個條件的曡加,缺一不可)。但真相的另一面其實完全沒那麼舒坦的過程,在10年10倍期間其30-50%的回撤波動有好多次,有時是大市波動有時是市場對它和行業的懷疑,有時是季度業績的波動,有時完全就是莫名其妙。

說這些是什麼意思呢?兩條:
第一,時機上來講,現在早已告別了18年底和20年疫情底的大機會區。您著急賺大錢沒意義,因為時機上不支持,市場並不關心你的願望是什麼。當然市場足夠大保不齊掐上個大牛股但畢竟是小概率事件。時機在的時候,您不想賺快錢都不行(當然那個點出現前您想不挨揍就等到也是不成的,想想18年底和20年3月底前都是什麼經曆),但它不在的時候著急上火沒用,反而不妨放平心態。

第二,現在能依靠的只有時間。當然也不是傻等,重點需要做幾件事:1,確保家庭現金流和資產配置的穩健性,這樣你才能真等得起,而不是必須要在某個時限內達到某個財務結果。2,特別需要觀察選擇合適的對象,從20年到今年再到明年是個經營考核的黃金觀察點,這3年實在太難太多意外了,如果這3年公司還能年年實現不錯的經營性增長,並且行業長期增長邏輯也未扭轉,那麼真的可以說是幸運且能幹的典范。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未來3-5年這樣的公司會帶來可觀的回報。3,等待在促進增長、行業監管和對證券市場態度等方面的邊際改善,上面如果不急,誰急都沒用。

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

ñ35
3
49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