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發微博

就我中午說的,目前B.1.1.529的免疫逃逸能力和傳播能力仍然是最需要檢測的項目。由於在S蛋白上有超過30個突變,它的免疫逃逸能力可能很強;基於在南非的增長速度,它的傳播能力可能媲美Delta。

但是注意,我們說的是「可能」。在科研上,了解多少就說多少,每一句話必須有證可循,這是基本的要求。這是一個非常新的變異體,我們對它的了解確實還很有限,但我們不應誇大或者掩蓋一個變異體的威脅程度,這也不是人的意志可以改變的。

媒體及社交網路上存在大量博人眼球的消息,一方面是專業知識的缺失和混亂,分離株、突變、變異體、血清型這些概念真正搞清楚的沒幾個,甚至還「SARS-COV-3」這樣的說法都出來了。脊灰病毒有三種血清型,你從1型康復後獲得的免疫力無法保護你免受2/3型感染,這是血清型的概念。

B.1.1.529與原始毒株核苷酸相似度99.8%,有明確的譜系可以追溯,可以被現有核酸檢測輕易識別,尚無證據證明既往其他新冠變異體的康復者(或疫苗接種者的血清)完全無法中和B.1.1.529,你把它直接稱為SARS-COV-3,你這是在改寫教科書。

另外一方面,越爆炸越是顛覆性的消息越能吸引人,在這個流量為王的年代,如何收割韭菜已成一門顯學。

博人眼球很容易,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良知。

晚安。

ñ754
79
166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