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發微博

從“加息是暫時的”到“不排除FOMC每次會議都加息的可能,需要大規模縮”,鷹派的鮑威爾暴擊美股。通脹已高達7%,失業率已降至3.9%低位,找不到了不加息的理由。

今年是美國中期選舉年,加息曆來是在任總統競選的毒藥,讓人意外的是,拜登在六在天前卻高調表態支撐美聯儲收緊貨幣,仔細想來,這也是算計的結果。高通脹同樣是競選的毒藥,就在昨天,拜登回答記者提問“通脹是不是(拜登的)政治負債”時,拜登失態爆粗口,可見通脹同樣是競選的毒藥。兩害相遇取其輕,顯然拜登也是認為需要先控通脹。至於資本市場,鮑威爾承諾要避免崩盤,如何做沒有說。

面對樓市,雖然中國目前面臨“兩難”困境,但和美股的兩難相比是小巫見大巫。美國面臨股市泡沫和高通脹,同樣是兩難,而且更急迫、更困難。在比慘的年代,誰的泡沫先破,誰就是輸家,剩者為王。美股的崩盤對A股並不一定是壞事。

ñ130
36
38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