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人周筠://@力夫子:與幾乎是同胞兄弟的烏克蘭兵戎相見、用“大打出手”來解決“家庭糾紛”,凸顯了俄羅斯經濟、文化和制度吸引力的徹底失敗;接著又在戰場上展現組織疲軟與軍事無能。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普京的兩個戰略目的皆告敗北:72小時顛覆烏克蘭民選政府並基本控制烏克蘭全境;5月9日前完成對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的重點占領割據。至此,俄羅斯在烏克蘭大勢已去,前景堪憂。
盡管戰爭仍在繼續,但重要後果已初見端倪,即普京的戰略判斷失誤和盲動,已形成三大“加速”效應:加速俄羅斯國力和影響力衰落;加速歐洲國家和聯盟的“北約化”;加速普京自己政治生涯的負面終結。
至於普京發出的核威脅,這賬也不難算:普京不甩核彈,他自己的未來吉凶未蔔,而俄羅斯民族的前途和希望還在。如果他甩核彈,那就是綁架俄羅斯一道毀滅。況且俄羅斯的核彈能否順利發射,有效擊中目標,都還另當別論。

俄烏戰爭如此打下去,只可能有兩種結局:一是俄羅斯完敗,烏克蘭連八年前被普京強行吞並的克里米亞半島都一道收複。二是在東部地區打成僵局,雙方通過談判達成休戰停火。這有些接近當年朝鮮戰爭的停戰模式。
普京通過這場戰爭把俄羅斯塑造成一個“區域惡霸”形象,招致國際社會的廣汎譴責和嚴厲制裁,俄羅斯在這場戰爭中毫無所得,反而是眾叛親離,自縛羅網。普京雖然一向聲稱要愛國強國,實際行動卻是誤國禍國,這與當年德意日法西斯軸心國的發跡與衰亡路徑頗為殊途同歸。在所謂“北約東擴”問題上,普京也是求仁得仁,心想事成。原先還立場中立的烏克蘭,被俄羅斯強行“打”成一個“准北約”國家,西方的武器援助、技術支持、人員培訓接踵而至,結果用俄國外長的話來說,俄羅斯等於是在與烏克蘭和西方“混雙作戰”。
在北歐方向,自二戰以後一直秉持中立國立場的芬蘭和瑞典,日前已遞交加入北約申請書。有陰謀論者一向忽悠,一切反俄行為都是美國和西方煽動的。而今這完全是個陽謀:即出了個體量龐大的惡鄰,動輒在區域舞刀弄槍,大打出手,逼迫周邊小國像芬蘭和瑞典只能尋求團結加盟,才能自保安全。這難道不是常識級別的道理嗎?
至於“北約東擴”這個提法,基本屬於偽命題。1991年蘇聯集團解體後,華約不複存在,東歐不少國家為尋得“安全可持續發展”,乃自發加入北約。所以,這並非北約東擴,而是東歐西來。這是曆史演進過程的自然結果,而非通過脅迫和陰謀為之。俄羅斯和普京不斷拿“北約東擴”當借口,試圖把俄羅斯描述成一個地緣政治受害者和被威脅者,卻不反省自身國家、體制及生活方式缺乏合理性和吸引力,才導致蘇聯解體,華約不戰而敗,近鄰國家不再中立。
在後冷戰的和平年代,北約曾一度無所事事,被法國總統馬克龍譏諷已進入“腦死亡”狀態。目前讓北約得以迅速“起死回生”的主謀和主因,正是普京和俄羅斯。單靠武力和威脅不能解決問題,結果還適得其反。縱觀曆史,西方、俄羅斯和東方國家皆顯示出不同的社會演化模式:西方的主流是發展、競爭和資本全球化;東方的循環是一統、動亂和區域藩屬體系;而居於中西方之間的俄羅斯,其主旋律一直是戰爭與和平,及在東西兩線的土地海洋擴張。
以上不同社會演化模式的曆史慣性如此之大,令有關國家民族至今難以突破窠臼,實現新的轉型和改革。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是19世紀中期作品,現在仍與俄羅斯的命運十分契合。這個民族對新技術革命、新產品研發、社會管理改革等一直缺乏關注和建樹,宿命怪圈就是地緣悲歡離合,戰爭與和平。俄羅斯如此反複折騰,不僅自毀前途,也給周邊國家帶來損害和苦難。
作者是在美國的國際文化戰略研究和諮詢專家

ñ338
2
310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