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Tsui:→_→//@賞味不足://@大牛市人://@蘭小歡: //@陳如是說:”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安靜的上海,到成都的一路上,2000多公里的路,經過江蘇、安徽、河南,幾乎都沒有車,這樣的人口大省,竟然也如此安靜。“[衰][衰][衰]

Day 63 有網友問怎樣離開上海的,我在這里詳細回答大家:
🚗如何離開上海?需要帶什麼?
上海有外地人離滬政策,是符合國家規定的。
1.向上海所在居委會簽署離開小區、並保證疫情結束之前絕不再回到小區的承諾書,居委會蓋章,可以是電子版。(居委會只管出小區,能不能出上海在於第2條,如果不能出上海也是不能再回小區的)
2.目的地有明確的隔離政策和條件,並開具接收證明,證明自己會去到該地隔離,報備行程,不會到處亂跑。(是給管控中各路口的交警看,可以是電子版)
3. 48小時內的核酸陰性證明。計算好時間,最好是到目的地的時候也在有效期,這樣做下一次核酸銜接上大家都放心。我還帶了一盒抗原試劑,路上每隔一段時間就自測一下,盡量確保對自己和他人負責。
4.交通方式:飛機、高鐵、自駕。飛機和高鐵我沒考慮,一個是過程中會接觸人,另一個是從家里到車站的交通還沒恢復也是問題。所以選擇自駕,全程閉環,帶好防護口罩、手套、酒精等,服務區可以下,但不進餐廳衛生間,有中高風險停車區和專用旅遊廁所,加油不下車,透過車窗掃碼即可。盡可能做到少接觸。
5.據我所知幾乎每個高速口下來都會有防控部門查驗,主動報備,配合當地政策等待接收,集中隔離。
請大家根據自身的情況,判斷自己是否急需離開上海,其實待在原地是更好的選擇,家里舒適,不用奔波,也快解封了。

❓但我為什麼要離開上海?
由於業務發展,公司去年下半年在上海成立了新團隊,我是3月初到上海工作的,3月15號小區就開始封控了,一直到5月11號離開的時候,小區從未出現過陽性,我也從未踏出過小區。
我對上海沒有過深歸屬情感,也沒有負面指責情緒,在封控期間鄰居們的關系非常融洽,無論上海人還是外地人,都一樣的熱心,我們小區全力配合防控,有強大的自救能力,抱團取暖,不吵鬧不要求物資,選擇有資質的安全的供應商團購來滿足生存條件。相比其他小區,我們獨門獨院的小社區在上海算是生活品質比較高的,但我也經曆了4個人一天吃一頓正餐,一餐吃一個菜,跟鄰居借鹽,甚至10塊錢買一根蔥,切一半分給鄰居的日子。為什麼我們小區缺物資?官方是3.27發布封浦東,我們早在3.15就被封了,那時候僅僅當作是普通的一天,當時也沒那麼多數據,也根本沒有機會去作封控前的物資儲備,來不及的。這只是我個人的情況,上海有比我情況好的,也有比我情況差的,都是個人情況,誰都不能代表整個上海。那段艱難的時光,沒有經曆過的人是不會有這樣的切膚之痛。冰箱里有物資才有安全感,不計較物價飛漲,只要有,就行。直到現在我也跟身邊人說,家里買個大冰櫃,凍上一年的肉,萬一有點什麼情況不至於餓肚子。也深刻理解了武漢朋友說過的,他們家再也不會低於50斤大米。到5月份上海的情況已經好很多了,大家應該都不缺物資了,不管什麼時候解封吧,總算是安穩了下來。
其實這個時候離開上海,是個有風險的選擇。我不確定自己是否能順利離開,如上所說,離滬的第一個條件,是我要保證不再回到本小區。也就是說,我走出小區大門,但出不了上海的話,意味著無家可歸。只能睡在車里,睡在橋洞,直到解封。
但還是毅然決然地選擇一試,因為我是個創業的小老板。我們公司停擺兩個多月了,倉庫里封了幾百萬的庫存,物流還沒有恢復,各方面的成本都在消耗但我什麼都做不了。因為收不到快遞,新產品的打樣好了,需要我確認,確認以後才能決定生產,上海倉庫封了,我只有離開上海,才能收到快遞,確認新品,重新做貨,新建一個倉發貨,才能讓我們這個小公司有流水。房租要交,員工工資要發,市場不等人。我只有奮力推進,早一天確認樣品,就能給公司早一天帶來重新轉動的希望,也許公司就能越來越好,員工也不會面臨失業,這是創業者的責任和義務。
當時不知道能不能走出上海,因為要上高速出去,是要跨區的,跨區是要通行證的,只有物資車才有通行證,而我的只是離滬政策。那天核酸結果出來後的20分鐘,我想了下,出不出得去,試了才知道。大不了就回來睡小區門口的橋洞下,鄰居給我送個墊子被子,戶外野區我都睡了,城里的橋洞怕什麼。
我在上海的時間不長,路不熟,開出來以後忐忑萬分,順著導航一個個試路口,去問交警。交警說我沒有通行證,不能從浦東到浦西,要從北邊繞,政策變化多,也都不能十分肯定說哪里能出。最後很幸運,我成功地從浦東、開到崇明,離開了上海。
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安靜的上海,到成都的一路上,2000多公里的路,經過江蘇、安徽、河南,幾乎都沒有車,這樣的人口大省,竟然也如此安靜。

🔆現在我躺在隔離酒店的床上,回憶自己曆經三四天幾乎沒怎麼睡覺的出走過程,倍感珍惜。再次感謝成都政府和人民的收留,讓我有家可回,有飯可吃,也重新燃起了我對未來的希望。
今天的晚餐是麻婆豆腐和豬腳,都是我愛吃的菜。芒果凍進了冰箱,作為宵夜。門口取完餐,我隔著門對還未遠去的腳步大聲喊了一句謝謝,聽到了她回過來輕聲的“不謝”,那麼隨意那麼自然那麼平常,門後的我鼻子一酸。
還有昨天送來的盒飯里,有幾只蝦。突然發現自己已經兩個多月沒吃過蝦了,蝦在此刻的上海,仍然算不太容易買到的物資。以前在家里,媽媽幾乎每天都換著花樣給我做新鮮的蝦吃。想到這里,心里又是一酸。

🏠隔離酒店的樓上,傳來女人歇斯底里的哭嚎聲,我深吸了一口氣,不知道有多少嘶吼淹沒在時代的洪流下。

這是個普通的故事,一個普通的小人物,在平凡的生活中做著自己最大的努力,時遇3年疫情,奮力自救。

希望讀到這一篇日記的你們,不要經曆這些,不要與我感同身受。去珍惜當下的一切,和父母朋友團聚。如若也有此遭遇,想一想,還有千千萬萬個的普通人,也在一起努力,迎接美好的未來。

我們會好的。

#上海疫情# http://t.cn/R2WxuoH

ñ9116
893
1571

更多財經評論家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