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信用危機的化解之道】

提要:危機已經在發生,而破解方式也同時到來了。全球經濟正在走向虛擬資產驅動的模式,這就是我們需要面對的現實。

美國政府再次停擺已進入倒計時,更危險的是債務違約的風險,如果發生,它將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兩大危機逼近,背後是全球信用危機。有人提示風險,有人幸災樂禍,殊不知,危機如海嘯,海嘯來臨,人人自危。

美國政府停擺的直接後果第一是疫情失控,正在全球蔓延的德爾塔病毒傳染可能雪上加霜。第二是經濟停滯,去年3月以來的補貼和放水驅動的消費拉動可能瞬間消失。

難道就沒有出路嗎?人雲亦雲的廢話少說,讓我們跳出當前的問題,從更深的層次探討化解之道。

經濟發展離不開實體經濟,簡單來說就是農業和製造業。美國作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如今農業占GDP的比重不到1%,工業占比不到19%。

上世紀70年代初,集合當時全球智慧的羅馬俱樂部驚呼增長的極限,提出了工業和農業驅動的社會遇到了發展的瓶頸,糧食供給和環境危機將扼殺經濟增長的未來空間。

此後,人們發現了芯片,發現了摩爾定律和梅特卡夫定律,資本市場的升級創造了50年的創新浪潮,人類走進了科技創新的社會,忘記了增長的極限。

在過去50年中,經濟增長不再僅僅是農業和工業雙輪驅動,如今還有人喊出了“第四產業”,實業的概念模糊了,驅動經濟增長的“雙輪”是證券化和產業創新。

一旦走進資產驅動的經濟增長模式,不知不覺中,人們發現增長最快的資產是貨幣,廣義的貨幣延伸到了債務。現代貨幣理論出現了,剝開宏觀經濟學的面紗,現代政府搖身一變成為廣義貨幣的經營者,左手是貨幣,右手是債券,我們今天看到了美國政府的兩難處境。

換一個角度看問題,紙幣和債券和我們形影相隨是否有必然性?經濟學需要回答這個問題,在資產驅動的社會中,再前進一步就是杠杆驅動,人類社會最大的資產不就是信用資產嗎?從實業到資產,再從資產到杠杆,經濟發展的驅動力變了,美國走在了前面。

貨幣和債券的背後都是信用,國家信用是一種虛擬資產。從資產驅動的角度看,經濟發展可以分為實體驅動和資產驅動兩種模式,又可以分為實體資產驅動和虛擬資產驅動,顯而易見,貨幣和債券屬於虛擬資產。

在實體驅動的模式中,核心關注是附加值;在實體資產驅動模式中,核心關注是溢價率;在虛擬資產驅動的模式中,核心關注是杠杆率。由此演繹,債務上限的提升或取消,意味著虛擬資產杠杆率的提升,全球金融風險的等級上升。一個國家的金融風險若能夠分攤到全球,美國政府何樂而不為呢?

我們不能停留在道德批判的層次分析全球信用危機,而應該看到危機已經在發生,而破解方式也同時到來了。全球經濟正在走向虛擬資產驅動的模式,這就是我們需要面對的現實。

更多經濟學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