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助推產業創新】

上世紀70年代以來,證券化驅動產業創新成為趨勢,創造性毀滅約等於賽道,迭代式創新更依賴於公司。企業變革和價值投資在理論上逐漸融合,一個新的命題是:價值不等於投資。

價值可以紙上談兵,坐而論道,投資必須行知合一,求知若傻。價值看公司,最值錢的是企業家;投資看未來,最值錢的是賽道。不要把公司的價值和賽道的價值混為一談,很多人憑運氣賺的錢,靠努力又賠光了。

公司的價值主要來自於過去的積累,要認真研究財務報表,看微觀企業經營。賽道的價值主要依賴企業家和投資人對未來的判斷,要認真研究宏觀經濟,看長期趨勢變化。如果有人登高一呼,敞開預算,呼籲有想法的人報名創新,報名者人潮洶湧,絕大多數都是騙子。

現代社會,創新型社會的經濟發展,第一要有企業家,第二要有投資人,第三要順勢而為之,三者缺一不可。

如此而言,政府在創新活動中的功能應該是什麼呢?創造性毀滅分成兩個層次,微觀是迭代式創新機制,政府盡量不參與;宏觀是投資人選擇,政府投融資平台有功能,新加坡的淡馬錫成功了,簡而言之,政府機構可以成為優秀的投資機構。

更重要的是,創造性毀滅的過程也會帶來一些結構性問題,新舊產業的更新換代會產生就業問題。某城市有300萬人,一個新興產業進入,直接的問題有二:其一是新員工從哪里來?其二是舊產業原來的員工去哪里?美國模式是市場化,自由選擇。丹麥模式可借鑒,政府助推結構性就業培訓,幫助老員工再就業。

歐洲工商學院的阿格因教授(Philippe·Aghion)在他的《創造性毀滅的力量》一書中總結了丹麥政府的一系列做法,很有啟示。在證券化驅動產業創新的趨勢中,現代政府有3個功能:一、通過轉移支付資助科研(包括軍事訂貨/政府采購);二、組建投融資機構參與投資;三、培育各種機構助推就業升級。

新興產業的創新成長是企業家和投資人的職能,是市場化的機制。但是,我們當前的創新主體有三大來源:第一是土生土長的中國民營企業;第二是銳意創新的中國地方政府;第三是跨國輸入的成熟企業和創業者。上述三大群體是過去30年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創新驅動力,和資本市場的發展相輔相成,共同驅動了中國經濟的創造性發展。

證券化驅動產業創新的市場機制把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經濟引入了常態化創新成長,新舊產業的交替催生了結構性就業問題,補充性創業培訓的需求應運而生。這個細分市場的主導者至少在初級階段應該由政府機構主導,這就提出了一個新的經濟學概念:助推。

企業家和投資人主導的顛覆性或迭代式創新,往往只需要簡單的補充性培訓即可上崗。美國是通過遍布全國的社區大學不斷增設技能培訓班的方式完成的,歐洲主流國家是通過政府機構強制與選擇相結合的方式完成的,一系列新興產業的補充性培訓幾乎都有政府機構的助推,我們也可以借鑒。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