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住不炒”的政策會驅動人以類聚,城以群分,70%以上的房產將和70%以上的城市一起被邊緣化或淘汰。在城市化高歌猛進的階段,城鄉分離;在後城市化階段,城鎮分離。

人口—貨幣—財富的流動和積聚集中,將通過城市群和富人區兩大杠杆重新分配空間,空間的稀缺性又和第四產業的崛起而產生三重溢價:社區的溢價—傳承的溢價—顯要性溢價。

所以,“房住不炒”一極驅動房價上漲(香港化),一極驅動房價下跌(鶴崗化),高端改善性需求將成為中心城市核心區的主流市場。

沒有二手房交易的城市將被邊緣化,沒有租賃市場的城市將被淘汰,財政不能自給的城市將被“包養”,沒有人“包養”的城市將退居為鎮,和留守老人共存亡。

超發的貨幣如果能夠及時流入股市,就會驅動產業創新,創造就業—消費—財富。然而在短中期內,中國A股陷入熊市,幾乎不能分流超額貨幣。所以,只能自發轉向一二線城市的核心區/富人區,驅動高端改善性房地產市場的繁榮。

建議ZF放松豪宅市場的價格管制,同時開發保障性住房的市場,用豪宅溢價補貼平民,一舉實現居者有其屋的目標。讓富人住豪宅,平民有保障,中產有夢想,在大分化的趨勢中順勢而為。

更多經濟學人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