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抑郁的可能性是常人6倍?4大“病根”找到了![思考]】好好的研究生,為什麼抑郁?一項新研究通過對美國生命科學領域840名研究生進行調查發現,459人(54.6%)自認為患有抑郁症。

這一高比例並非孤例。此前《自然·生物技術》的一項研究對26個國家234所院校2279名研究生的調查也曾發現,研究生患抑郁症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群的6倍多。

新研究進一步對28所高校50名生命科學博士進行深度訪談發現,“病根”來自科研成敗、社會關系等4個方面。“抑郁症對研究生有極其負面的影響,阻礙了他們的科研動機和自信。”文章強烈呼籲關注並采取措施挽救研究生的心理健康。

研究生患抑郁症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群的6倍多

“一搞研究深似海,從此撰文變苦僧。”研究生因此被稱為“研究僧”,“戲稱”中這個群體心理的“陰影面積”或可略見一斑。

在最近發表於美國細胞生物學學會旂下《CBE-生命科學教育》雜志的一項新研究中,亞利桑那大學和佛羅里達州立大學的科學家對美國75個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生項目的840名研究生進行的調查顯示,459人(54.6%)自認為患有抑郁症。

近年來,不乏研究聚焦研究生群體的心理健康問題。

其中,2018年美國得州大學聖安東尼奧分校神經科學家Teresa Evans等發表於《自然·生物技術》的一項研究就頗受關注。這項對來自26個國家234所院校2279名研究生(博士生占90%,碩士生10%)的調查曾發現,研究生患抑郁症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群的6倍多。41%的研究生得分為中度至重度焦慮,而普通人群的這一比例為6%。

“這樣高的發病率令人擔憂。”該文章第一兼通訊作者Evans曾指出,盡管患有焦慮或抑郁的學生可能另有動機地參加了這項調查,使研究結果有所扭曲。但她認為,這一調查結果仍強調了問題的嚴重性和作出回應的必要性。

此後,“研究生心理健康危機”得到關注。許多類似研究表明,經濟學、生物化學、藥理學、生理學等特定學科的研究生抑郁症發生率都很高。2019年,《自然》雜志年度調查中的一個問題是詢問世界各地的研究生是否為焦慮或抑郁尋求過幫助,超過三分之一(36%)的人證實他們會這樣做。

“病根”在哪里?

在最新的研究中,亞利桑那大學生命科學系的Katelyn Cooper帶領合作團隊在前期調查的基礎上,對來自美國28所機構的50名生命科學博士進行了深度訪談。他們的目標是“找病根兒”——了解哪些科研和教學因素對博士生的抑郁產生了影響。

他們發現,造成研究生抑郁的主要因素來自四個方面:參與教學和科研的結構性,積極和消極因素的強化,成功和失敗,以及社會支持和孤立。

“病根1”:最常見的加重研究生抑郁狀況的是經曆科研失敗、障礙或挫折。具體來說,學生們認為,失敗的實驗、研究項目以及稿件被拒或申請資助被拒尤其會加劇他們的抑郁。

“一切都失敗了!沒有任何積極的實驗結果,你什麼也發表不了。這對我來說是最糟糕的事情之一。”一名博士說,“知道自己沒有成功,真的很抑郁。”

“病根2”:科研和教學中的“非結構化性質”加重抑郁。這主要是因為很多研究通常沒有明確的方向、指導方針或截止日期,來幫助他們安排日常活動。如果結構不完善或是沒有相關結構,學生就只能自己找目標、完成任務,這是導致一些研究生抑郁的誘因。

“說我抑郁,是因為我完全不能享受研究或免除一些事情。我需要自我指導、找設備、找問題、找方法,啥啥都要自己幹。”一名34歲的受訪者說。

同時,參與教學也會帶來一部分影響。盡管一些研究生認為參加教學讓自己在一定時間內遠離科研,分散對壓力的注意力。但很多博士生表示,這會幹擾他們需要花在科研上的時間,增加他們要承擔的責任。而缺乏教學培訓和準備也會讓他們對作為教師的自我效能感產生負面影響,進而加劇抑郁。

“病根3”:研究和教學中經曆的負面強化作用。比如,一些受訪者認為研究生就是“工具化”的人,很少會獲得積極的評價;一些導師永遠無法與研究生見面,無法強化對學生的積極反饋;一些導師對學生永遠是嚴厲以對。

“比如我說錯了幾句話,我的PI(首席研究員)會說這些話是多麼愚蠢。這會讓我覺得‘我是個白癡,我什麼都做不到。’”一名受訪者說,研究中缺乏積極的強化對研究生特別有害,因為它可能會阻止他們完成任務,導致額外的抑郁症。

“病根4”:與實驗室其他人的關系。比如,與導師關系存在普遍影響,很少得到導師的支持,或始終得到嚴厲教訓或負面反饋;實驗室內部人員“內卷”,讓一些研究生覺得“人比人氣死人”;導師或實驗室其他成員抱有不合理的期望,讓研究生覺得永遠無法達到期望。

此外,很多時候科學研究是孤單的,這也會造成研究生壓力無處訴說而抑郁。“顯然獲得博士學位的人沒那麼多,我很難和朋友們談論研究方面的困難,沒人會理解你。”一位受訪人說,只有在研究中與他人合作可以防止抑郁,這樣會在研究中產生同感或驗證一些特定的感覺。

帶來3種負面影響

那麼,抑郁症會對研究生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呢?新研究顯示,其負面影響主要表現為三種方式:

1)幹擾了他們的動機,進而影響其工作效率。如難以執行收集或分析數據等日常任務,延遲提交和發表論文。

2)幹擾了他們的能力,包括關注力。例如讓他們覺得研究不那麼愉快,或讓他們感到沮喪,從而不得不花費額外的精力來執行任務。

3)導致研究生對自己不自信或過於自責。這種缺乏信心往往會抑制他們決定從事的研究或承擔研究風險的能力。

“抑郁症是一種常見而嚴重的醫學疾病,它會對一個人的感覺、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產生負面影響。”美國精神病學協會如此定義。

相關研究也表明,抑郁與職業倦怠高度相關,這種與工作相關的慢性壓力綜合症的表現包括情緒衰竭、人格解體和個人成就降低等。

“抑郁症對研究生有極其負面的影響,阻礙了他們的科研動機和自信。”Cooper表示,當前迫切需要關注研究生心理健康。她與合作者呼籲對研究生心理健康展開進一步調查,從而找到幹預“藥方”,提高研究生生活質量。

需要指出的是,參與此次訪談的博士後們也強調,預防抑郁症也與對研究的熱情相關。對研究對象的熱愛,或“腦補”自己的工作會對他人產生積極影響,有助於改善對研究的動機或情緒。

參考資料:
http://t.cn/A6M53HN0
http://t.cn/A6M53HNl
http://t.cn/A6M53HNO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