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發虎院士:青藏高原助力實現碳中和潛力巨大】青藏高原是我國的生態安全屏障,面積達262萬平方公里,生態系統類型豐富,自然保護地占區域面積的40%以上。在實現“雙碳”目標的背景下,青藏高原可以為實現“碳中和”發揮哪些作用?

“國家碳中和任務艱巨,作為維護國家生態安全大局中的重要力量,青藏高原所在區域可以最大程度挖掘自身潛力,可以顯著助力我國實現碳中和目標”。10月14日,在接受《中國科學報》專訪時,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長陳發虎表示。

《中國科學報》:青藏高原所在區域生態文明建設情況如何?

陳發虎:實現生態文明,就是要實現人和自然的和諧發展。在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中,科技支撐從未缺席。由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牽頭的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正在對青藏高原的水、生態、人類活動等環境問題進行考察研究,一些科考成果已獲得實施應用。通過分析青藏高原環境變化對人類社會發展的影響,可以提升民眾在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中的參與度,推動青藏高原可持續發展,推進國家生態文明建設,促進全球生態環境保護,努力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共處。

《中國科學報》:三江源國家公園的設立,對青藏高原所在區域保護生物多樣性有哪些作用?

陳發虎:三江源國家公園地處青藏高原腹地,是世界上生物多樣性最富集的地區之一。作為我國第一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它的成立意味著對生物多樣性實行更系統和更有效的保護,為三江源地區的生物多樣性保護提供了更高平台、創造了更大機遇,為我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聚力。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以來,集中統一的管理體制基本構建,生態管護公益崗位全覆蓋,統一的生態管護模式基本確立,堅持生態保護第一,做到了增水增綠增和諧,有效協調了牧民脫貧致富與國家公園生態保護的關系,促進人的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相統一,進一步提升青藏高原地區生態文明建設的能力和水平。更為重要的是,三江源國家公園這一系列強有力的生態保護措施,毫無疑問將持續增強青藏高原生態系統碳匯能力,預估青藏高原生態系統每年將在2060年吸收1.9-2.3億噸CO2,比當前增加近1倍。

《中國科學報》:青藏高原碳排放量現狀如何?

陳發虎:明確青藏高原碳中和的現狀與碳匯潛力可以為國家實現碳中和、青藏高原地區綠色發展與生態保護恢復提供科學依據。從碳排放的角度,青藏高原區域是國際生態文明的典范區,碳排放總量約為1億噸CO2,不足全國1%,但居民生活消費所生產的間接排放量較高,未來仍具有減排空間。

《中國科學報》:青藏高原暖濕化背景對生態系統碳匯產生什麼影響?

從碳匯角度,青藏高原碳匯每年約1.1億噸CO2,生態系統碳匯大於人為碳排放量,約占全國碳匯總量的10-16%。過去100年來,青藏高原14塊樣地平均樹線上升了29米,未來青藏高原將持續暖濕化,可能促進植被生長,青藏高原自然固碳能力持續增強。同時,青藏高原的水、光、風、熱等清潔能源開發潛力大,也是服務國家碳中和目標的重要選項。

《中國科學報》:青藏高原地區如何實現碳中和?

陳發虎:目前我們認為比較可行有效的增匯措施包括:通過自然保護地保碳增匯和通過青藏高原生態工程建設增碳促匯。

例如可以依托綠色農牧業發展,通過化肥農藥減量增效、秸稈資源化利用、廢棄物綜合利用,可最大限度減少農牧業溫室氣體排放;又如,依托生態旅遊和文化等產業發展,探索綠色轉型、節能減排的新業態,在不影響生活質量的情況下,建設居民低碳排放新路徑。

此外,雖然青藏高原可再生能源開發面臨開發難度大、投入高、電力和資源輸出的基礎設施薄弱等制約因素,但潛力巨大,水能、光能、風能技術可開發量約44億千瓦,目前開發比例僅2%左右。青藏高原巨大的可再生能源開發潛力將在全國碳中和任務布局中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

《中國科學報》:青藏高原實現碳中和對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生態環境有哪些積極意義?

陳發虎:青藏高原實現碳中和會從直接和間接兩方面促進生態環境的保護與修復以及生物多樣性保護。

生態系統保碳增匯會對生態環境及生物多樣性保護發揮直接的正向影響。比如三江源-羌塘高原區這些地方生態環境脆弱且獨特,我們在這里建立典型自然保護區,在維持自然生態系統碳匯可持續的同時,也保護了這里的植物、動物及微生物的多樣性。實際上,這些保碳增匯的舉措很好地契合了現在比較提倡的“基於自然的解決方案”,既利於減緩氣候變化、同時也有利於促進經濟發展、保護生態環境和生物多樣性,一舉多得。

高原減排等會對生態環境及生物多樣性保護發揮間接的正向影響。比如,高原農牧業綠色轉型,大力發展高原可再生能源,這些舉措在實現減排的同時也間接地減少了對自然生態環境的幹擾和破壞,保護了生物多樣性。http://t.cn/A6M0CFpE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