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學森回國半年提交中國導彈奠基之作# 【錢學森:畢生為強國】1956年春天,錢學森、吳有訓、竺可楨、王淦昌等600多位科學家和科技工作者,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制定“十二年規劃”大會。作為火箭技術專家,錢學森與王弼、沈元、任新民等合作,完成了第37項《噴氣和火箭技術的建議》,將噴氣技術和火箭導彈事業納入國家長遠規劃。

當時,持反對意見的人說,你們搞航空工程的人應該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我們最弱的就是沒有自己的飛機,所以你們應該製造飛機。錢學森在會上說,不對,我們現在還沒有掌握飛機製造材料和發動機等方面的技術,需要從國外買,花錢太多;應該先搞導彈,因為導彈不會花那麼多錢,而且,“我們已經掌握了導彈技術”。

1956年2月,錢學森給國務院寫了《建立我國國防航空工業的意見》,自此,我國的導彈研制被正式提上了議事日程。3月14日,中央軍委會議決定組建導彈航空科學研究領導機構——航空工業委員會,周恩來委托聶榮臻領導航委工作。聶榮臻很快提出建導彈研究機構的方案,並得到中央軍委批准。

1956年10月8日,錢學森回國一周年的日子,在北京車道溝兵器招待所,聶榮臻宣布:開展導彈研究的國防部第五研究院正式成立。他鼓勵大家:“在座各位是中國火箭事業的‘開國元勳’,現在人手雖然少,但只要大家團結一心,艱苦奮鬥,中國的火箭、導彈事業一定會有美好的前景。”

4個月後,1957年2月18日,周恩來總理簽署國務院令,任命錢學森為五院院長,那一年他46歲。周恩來曾囑咐聶榮臻:“好好對待錢學森,科學家是我們國家的精華,他是科學家的一個代表。”

聶榮臻將五院的工作方針定為:“以自力更生為主,力爭外援和利用資本主義國家已有的成果。”聶力在書中說:“實事求是地講,建國之初,蘇聯曾給予中國較大的幫助。”早在1955年4月,中蘇達成蘇聯幫助中國建造一座700千瓦實驗性重水反應堆和一台1.2米直徑回旋加速器的協議;1957年初,蘇聯同意從中國留蘇學生中抽出70多人改學導彈新技術專業。

1957年9月7日,由聶榮臻任團長,宋任窮、陳賡任副團長,錢學森、李強等為團員的“中國政府工業代表團”,乘專機從北京南苑機場飛赴蘇聯。

飛機上,聶榮臻和錢學森討論蘇聯P-2導彈。錢學森判斷說,蘇聯的這種導彈是從德國的V-2火箭演化而來的。

下面是他們之間的一段對話:

“造它,你有把握嗎?”聶榮臻問。

“就看這次去蘇聯的結果了,只要他們肯提供有關的設備和火箭樣品,保證能行。”錢學森說。

“你覺得有什麼困難嗎?”

“不是說,困難就像老鼠,聽見腳步聲就嚇跑了嗎……”

10月15日,中蘇代表團在蘇聯國防部大樓舉行簽字儀式,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政府關於生產新式武器和軍事技術裝備以及在中國建立綜合性原子能工業的協定》,這是兩國曆史上有名的《國防新技術協定》,也稱為《10月15日協定》。

這時,蘇聯和美國都已爆炸了氫彈,並成功研制了洲際導彈。而此前一天,10月14日,蘇聯發射了世界上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

在這樣的形勢下,中國研制導彈、原子彈的大幕徐徐拉開了。

錢學森身兼五院院長和中科院力學研究所所長,異常繁忙。這時,一位得力的同事和朋友來到了他身邊。

1939年,郭永懷考取庚子賠款留學生,赴加拿大留學,並於1941年來到加州理工學院,師從馮·卡門,與錢學森相識、相知,兩人曾合作,最早在跨聲速流動問題中引入上下臨界馬赫數的概念。1946年,錢學森推薦郭永懷到康奈爾大學,擔任新成立的航空工程學院副教授。在錢學森的鼓勵下,1956年10月,郭永懷帶著妻子和女兒回到祖國,出任力學所副所長。

錢學森與郭永懷最相知,1957年,當有關方面詢問誰最適合擔任我國核武器爆炸力學工作的人選時,錢學森推薦了郭永懷。

郭永懷為我國原子彈和氫彈事業貢獻了全部心血乃至生命,1968年因飛機失事,不幸遇難,1999年被追認為“兩彈一星元勳”。

1960年7月,正當我國仿制P-2導彈進行到最後階段時,赫魯曉夫下令撤走全部蘇聯專家,導彈研制遇到困難。毛澤東果斷決定:自力更生,發展我國尖端技術。聶榮臻指示五院:“一定要爭口氣,依靠我們自己的專家,自力更生,立足國內,仿制P-2導彈決不能動搖,無論如何一定要搞出來。”

我國將仿制的P-2導彈稱為“東風一號”,射程達590公里。1960年11月5日上午9時,“東風一號”在酒泉發射基地試射成功。聶榮臻在慶祝會上說,在祖國的地平線上,飛起了我國自己製造的第一枚導彈,這是我國軍事裝備史上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大約一年半後,五院自行設計的中近程導彈“東風二號”進行首次試射,失敗了。聶榮臻指示:失敗了重在總結經驗教訓,不要追究責任,提出“五院在技術上應由錢學森當家”。經過多次大型地面和發動機試驗,1964年6月29日,“東風二號”全程試射圓滿成功。

3個月後,1964年10月15日,新疆羅布泊上空升起蘑菇雲,中國第一顆原子彈試爆成功。16日深夜22時,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廣播了“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的消息。《人民日報》隨即在北京各地散發了套紅大字的《人民日報號外》。

美籍華人記者趙浩生曾寫道:“在海外中國人的眼中,那蘑菇狀煙雲是怒放的中國民族的精神花朵;那以報紙、廣播傳出的新聞,是用彩筆寫在萬里雲天的萬金家書。”

在“東風二號”的研制過程中,聶榮臻提出要把它與核武器結合起來。他在1963年9月3日指示:“我們裝備部隊的核武器,應該以導彈為運載工具作為發展方向,飛機很難在現代條件下作為運載核武器的有效工具。”

但此時,“兩彈結合”仍是一個夢想。

因為裝到導彈上的核彈頭,比起核航彈來,體積和重量都要大大縮小,要求也更加複雜和苛刻,研制難度很大。聶榮臻提議錢學森和錢三強共同主持這項工作。僅用一年多的時間,中國的科學家們就解決了導彈和核彈頭結合的問題。下一步就是試驗。

這是一項只能成功不許失敗的試驗。當初,美國、蘇聯搞類似試驗,都是把彈頭打到國土以外荒無人煙的海島上,但中國只能打在自己的國土上,稍有差錯,就相儅於在自己的頭上扔下一顆原子彈,將傷及祖國和人民。頂著這樣的壓力,錢學森在基地上連續工作了100多天。

1966年10月27日上午9時整,在酒泉導彈發射基地,核導彈噴射出橙黃色火焰,在巨大的轟鳴聲中拔地而起,劃破雲霄,衝向藍天,9分14秒時,精確擊中目標。

第二天,即1966年10月28日,《紐約時報》的文章寫道:“一位20年前在美國接受教育、培養、鼓勵並成為科學名流的人,負責了這次試驗,這是對冷戰曆史的嘲諷。1950~1955年的5年間,美國政府成為這位科學家的迫害者,將他視為異己的共產黨分子予以拘捕,並試圖改變他的思想,違背他的意願滯留他,最後才放逐他出境,回到自己的祖國。”

外電評論,羅布泊的巨響震動了全世界,中國閃電般的進步像神話一樣不可思議。

這一年,我國組建了戰略導彈部隊——第二炮兵。

蘇聯第一顆人造衛星上天後3個月,美國也發射了自己的第一顆人造衛星。

受到巨大鼓舞,錢學森、趙九章、陸元九等人積極倡導中國也造人造地球衛星。1958年5月17日,在中共八大二次會議上,毛澤東說:“我們也要搞一點人造衛星。”

這一年,中科院成立“中國科學院581工作小組”,以錢學森為組長,趙九章和衛一清為副組長,協調和計劃研制人造地球衛星的工作。所謂“581”,表示研制衛星是中科院1958年的頭號任務。

8月20日,聶榮臻在給中央的報告中首次正式提出衛星的事:“大型衛星上天是洲際導彈成功的公開標志,是國家科學技術水平的集中表現,是科學技術研究工作向高層空間發展不可少的工具……”

但由於受之後3年經濟困難的影響等,衛星的研制被擱置了。1964年底,“兩彈結合”試爆成功後,沉默許久的衛星又被提上黨和國家的議事日程。

1965年1月,地球物理學家趙九章向周恩來遞交一份建議書,談到應盡快規劃中國人造衛星的事。差不多與此同時,錢學森也寫了一份報告,建議我國應重新上馬人造衛星的研制。5月,中央專委批准了國防部的報告,將衛星研制列入國家計劃。因為提出搞人造衛星建議的時間是1965年1月,於是,該項任務的代號被確定為“651”。

這時,錢學森提出不要專為發射人造衛星研制運載火箭,而是將導彈和探空火箭結合起來,組成衛星的運載火箭。1965年,“長徵-1號”和“東風-4號”火箭同步開始研究。

這一年9月,中科院組建衛星研究設計院,趙九章任院長,中國的第一顆人造衛星定名為“東方紅一號”。然而,“文革”給剛起步的衛星研製造成災難性影響。

1968年2月,在聶榮臻的支持下,根據錢學森的建議,中央軍委責成國防科委組建成立了空間研究院,錢學森任院長,衛星工作得以在“文革”的風暴中堅持。但也就是在這時,作為中國人造衛星的倡導人和奠基人之一的趙九章,含冤去世。錢學森肩上的擔子更重了。

1970年4月24日,錢學森、李福澤、楊國宇等在酒泉發射基地,成功利用“長徵-1號”發射了我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當衛星在太空中播放“東方紅”樂曲時,不僅中國而且世界也聽到了歌聲。三天後出版的《費城問訊報》寫道:“這是一項偉大的工程……錢(學森)做了這項工作。”

新中國迎來了航天時代的黎明。全文:http://t.cn/A6MXsZKg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