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之聲# 【黃複生先生憶青藏科考:遍尋蛩蠊未遇】1975年的野外工作算結束了,也就是說野外工作四分之三的時間已經是結束了。在這四分之三的時間里我基本上按照自己的計劃和原來打算完成的一些工作。但是,有一項工作自始至終沒有完成:那就是1973年三志會議(音)上,許多老先生提到的蛩蠊目(音)的問題,讓我在西藏高寒地區能不能采到蛩蠊目。所以說,我只好把這樣的一些工作留在第四個年頭來進行工作。

第四年地勢也比較高,逐漸由東喜馬拉雅轉到西喜馬拉雅。去年的時候是在中喜馬拉雅工作,1976年的時候正式轉到西喜馬拉雅工作。但是這里可以說都是高山,森林比較稀疏,根本沒有整片的森林。1976年野外工作很早就開始了,4月底我們就出隊了,20號正式離開北京。由於大部隊出行,所以說在成都逗留的地方不短,前後有一個多星期。我們即使是坐飛機進藏的,到達拉薩的時候已經是5月上旬了。

今年我們的野外工作主要是阿里地區。我們整個車隊還沒到達拉薩,所以我們在拉薩又等了比較長的時間。等車隊有半個多月時間,我們一直到5月20日才離開拉薩,沿著北線到了當雄。從20號開始我們離開拉薩北進到了當雄,以後一直往西走,統共走了12天的時間才到達獅泉河。中途的時候我們都是自己露營,安營扎寨。在高原上頭走到將近四千七八百米的地方,這里一切都是高山草地,景觀是非常的荒涼。基本上是夏季可以放牧,冬季的時候就沒有人來這個地方了。六月份我們到了獅泉河,在獅泉河活動了一段時間,又從獅泉河往西南走,到扎達、到山岡,到金戈爾(音),到瑪雅牧場等等等等,都是四千多米的高度活動。隨後我們轉到地壓(音),轉到古讓(音)等等地方,接著我們又轉到普蘭等等地方。從普蘭又到了神湖鬼湖(音)等等地方活動,到了戈爾,最後又回到了獅泉河。我們在這整整停留了一個多月,已經到了八月初了。(朱朝東)
全文:http://t.cn/A6M34lKh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