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實際工資10年來首降!美國千所高校薪資調查發布[並不簡單]】美國大學教授聯合會(AAUP)日前公布的“年度教師薪酬調查”顯示,扣除通貨膨脹因素後,2020-2021學年美國高校教職工平均工資下降近0.5%,為近10年來其實際工資的首次下降。

調查還顯示,近60%的高校在去年制定了凍結或削減薪水的規定,約30%的機構減免了退休金和員工福利。

AAUP高級研究員格倫·科爾比(Glenn Colby)表示,美國高校“正在艱難地發薪水,我認為秋天和以後的日子情況會更糟”。

▲ 實際工資10年來首次下降

AAUP的“年度教師薪酬調查”數據截至今年3月末,覆蓋美國929所高校,包含了近38萬名全職教師、近600所機構高級管理人員的薪資數據。

對全職教師薪資數據的調查發現,全職教師的平均工資增長率為1.0%。這是自1972年AAUP開始跟蹤這項數據以來的最小增幅。扣除通貨膨脹因素後,其實際平均工資下降了0.4%,為2011-2012學年以來的首次下降。

具體來看,為應對新冠疫情影響,高校采取的措施包括:60%的機構實行了薪資凍結或減少;超過50%的機構對終身制教師采取了一定措施,比如制定提前退休計劃;超過20%的機構中止了非終身制教師的合同或沒有續簽。

從全職教師人數上看,不同機構之間的差異很大。其中,62%的被調查機構削減了全職教師人數。調查報告顯示,全職教師的數量總體下降了0.3%;在具有博士點的大學中,教師人數總體上有所增加,但規模較小的學院(包括四年制本科院校)減少了約2%的職位。

與此同時,美國大專院校人事專業協會(CUPA-HR)最近發布了《2021年CUPA-HR高等教育學院報告》。這項調查收集了來自約800所高等教育機構的數據,包括超過26萬名全職教師(終身制和非終身制)、兼職教師(按課程收費)等。

CUPA-HR調查發現,高校的終身職位數量減少了2%以上,非終身職位數量減少了1%以上。商業、管理、市場營銷、生物與生物醫學的教師職位數量減幅較大,擁有這些學科的大學中有1/3至近一半的機構裁員。

例如,2020年7月,位於俄亥俄州的阿克倫大學曾宣布,撤銷近100個全職教師職位。

圖1:過去兩年高校職工數量百分比變化

最明顯的是生物和生物醫學領域,共減少了500多個職位。CUPA-HR的研究主管Jacqueline Bichsel說:“現在尚不知道這是永久性的影響,還是隨著經濟複蘇會恢復這些職位。”

與全職職位相比,兼職職位削減幅度更大,平均減少5%左右,部分高校達到8%。

▲ 性別差異:男女教職工收入相差達12%

兩項調查均顯示,薪資和地位方面的性別差異仍然存在。

在AAUP的調查中,有博士點高校的男性正教授平均年薪為16.5萬美元,女性同比減少1.8萬美元。對於講師來說,男性收入約7.3萬美元,女性收入為6.6萬美元,同比減少7134美元(10%)。

圖2:全職男性和女性平均薪水對比

CUPA-HR調查發現,終身制教師中女性占比43%,比上一年略有下降,但總體上保持穩定。

此外,白人在學術界最高職位上所占的比例仍然過高。在全職教授職位中占比52%,助理教授職位中占比為32%。但黑人教授的工資水平與白人教授差距不大。

以上數據表明,在這一學年的裁員中,女性和少數族裔人並沒有被特別針對。不過,Bichsel擔心高校進一步削減薪資和工作機會的話,近期在實現平等方面取得的進展可能被很快撤銷。

▲ 下一學年裁員正在悄悄進行

Glenn Colby表示,有內部人士向其透露,很多學院和大學正悄悄地計劃在下一學年進行裁員。不少機構的董事會選擇在5月開會討論下一學年事宜,他預計將在董事會後宣布裁員。

AAUP計劃在5月底發布其有關高校經濟的完整年度報告,將會展示高校所背負的巨額債務負擔。

“在過去的10-15年中,高校一直在通過借債的方式為其正常運轉提供資金,這令人震驚。”Glenn Colby說,如果我是高校的學生,或希望到高校工作,我會研究一下該機構的財務狀況,尤其是債務狀況。”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