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之聲# 【科研感悟:研究者,都在用自己的鏡頭對准世界[並不簡單]】我在看一篇時間心理學方面的文章時,接觸到一個理論——社會情緒選擇理論。這個理論認為,個人生命中還剩多少時間的主觀感受決定著各種目標的優先級;老年人更關注於具有情緒意義的那些目標,因為與年輕人相比,他們的未來時間透視更為有限。

該文是2016年09月Psychology and Aging特輯上的一篇。在該輯的8篇論文中,6篇都是以社會情緒選擇理論為框架開展研究的報告,另外兩篇涉及的是時間在年齡相關過程中的作用。這些論文也提到了時間透視理論,並且指出時間透視理論與社會情緒選擇理論是不同的理論觀點。

由此,我獲得一個重要啟示:所謂不同的理論觀點,其實猶如不同的攝影攝像鏡頭。對於新聞媒體來說,由於各種原因,不同單位的攝影攝像設備,在新聞發布現場或其他採訪現象,處於不同的角度和位置——有時也只能處在那樣的角度和位置——對目標現場進行攝影攝像。從而,不同單位發布的相同事件的影像很可能是不同的,至少視角是不同的。除非有人故意歪曲事實,否則,人們一般都能理解相同事件的不同影像。同時,新聞媒體機構也更清楚這種現象,一方面,他們盡可能獲得有利位置和角度;另一方面,他們也知道並接受其他機構報道的影像跟自己報道的有所差異。

類似地,科學研究可能也是這種情形,不僅不同學科的研究者是從不同角度和位置研究相同或不同的問題,而且就是相同學科的不同研究者,也是從不同的角度和位置研究相同或不同的問題。當然,此時的角度和位置是廣義的,例如,是研究素養、研究層次、研究境界。特別地,相同學科的不同研究者在考察相同問題時,亦可能就是因為角度和位置不同,所以得到的結果和結論有所不同。與媒體攝影攝像者不同的是,科學研究者傾向於認為只有自己得到的結果和結論是正確的,異於自己的研究結果和結論則是錯誤的。顯然,情況可能不是這樣的。畢竟,無論采用多麼客觀的科學研究標准,都無法真正讓不同的研究者處於相同的角度和位置,從而上述問題也總是存在的。

我進一步想到的是,對於同一研究問題,提出各種理論是完全可能的,也是合理的。不同的理論,就是不同的鏡頭,就是研究的不同角度和位置,對於考察相應的問題也總是有意義的——雖然,這些不同理論的價值是有差異的。當有更多的鏡頭時,對相同問題的攝影攝像也會更加全面和完整,也更有利於理解和認識相應的問題。

我以前瀏覽人格心理學的文獻,也看到用lens這個單詞來表達理論的情況(Jonason & Jackson, 2016),當時想到的是“棱鏡”,現在知道了,就是“鏡頭”。

其實,我還曾想過,這樣的鏡頭是聚光燈——舞台上不同位置和角度的聚光燈,尤其是那些可以變換角度和/或移動位置的聚光燈,舞台上的演員或道具在這樣的聚光燈下,會有不同的效果。

我想,無論什麼研究問題,都可以用不同的鏡頭來開展研究,並且一定存在很多鏡頭;同時,也應當存在位置和角度更為有利、更為優越、更為獨特的鏡頭,研究者應當努力尋找、確定、使用這樣的鏡頭!(李宏翰)
http://t.cn/A6cFBqvx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