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說你們就懂了:強對流過程如“遷徙大象”奔跑襲來![並不簡單]雷電大風強降水冰雹組團襲擊長江中下遊地區】
據中央氣象台最新預報,5月14日至16日,我國又將迎來一輪較強降雨和強對流天氣過程,最強降雨時段在15日至16日。與上一輪過程不同的是,這次降雨影響范圍廣,預計中東部大部地區都將受到影響,其中,重慶、湖北、湖南、安徽、江蘇以及廣西等地的部分地區將有大暴雨出現。另外,本輪過程同樣會伴隨著強對流天氣的發生。

為何南方近期強對流天氣頻發?面對來勢洶洶的強對流天氣公眾應如何防禦?《中國科學報》記者採訪了中央氣象台專家。

△ 大范圍強對流猶如遷徙象群

中央氣象台首席預報員何立富介紹,從5月10日起,一場大范圍強對流自西向東“橫掃”了我國長江中下遊部分地區,影響貴州、重慶、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浙江、上海、江蘇等地。

何立富指出,影響范圍廣、強天氣分布不均、局地致災性強是此次強對流過程的特點。其中,貴州黔東南、湖南西南部、江西東北部、湖北武漢等地出現了短時局地強降水,部分區域小時雨量超100毫米。

中央氣象台首席預報員張濤介紹,這次過程幾乎涵蓋大風、雷電、短時強降雨、冰雹等全部強對流天氣“選手”,是一次“混合型”過程。

為什麼不同區域的強對流形式不一樣?“大范圍的強對流天氣過程其實是由許多中小尺度的強對流天氣系統組成的。”張濤解釋,“這就像正在遷徙的象群,每一個強對流系統好比一頭大象,強降雨、大風、冰雹、雷電等就像大象身體的各個部位,如果以為強對流只有一種天氣現象就如同‘盲人摸象’了。”

張濤告訴記者,可以將整個強對流天氣過程比做一個“超級象群”,自西向東從重慶、貴州一路跑到了浙江、江蘇,影響了我國長江中下遊廣大地區。“至於各個地方、各類天氣和強度的分布不均,就可以看作是象群中有成年象和幼年象,各自的體量有差異”。

“以武漢為例,5月10日下午出現很強的雷雨大風,就好比一頭成年象的腿。與此同時,江西北部、湖南、安徽等地都出現了大風和短時強降水,這就可以對應其它大象的身體和鼻子等。”張濤說。

△ “超級象群”從何而來?

為什麼出現強對流“超級象群”?張濤解釋,就季節進程而言,4月至5月,尤其是進入5月後,長江中下遊地區本就處於雷雨等強對流多發的時期。就這一次強對流天氣過程而言,大氣環流在長江中下遊地區形成了有利於大范圍強對流天氣的物理條件。

“來自南方的強盛暖濕氣流和太陽照射的能量使大氣下層有足夠的熱量和水汽,同時,來自上層自青藏高原而來的西風槽天氣系統具有幹冷的特點,最終形成了關鍵的大氣上層冷下層暖的不穩定層結。”張濤說。

張濤表示,這樣的不穩定條件一旦形成,就像手槍的子彈已經上膛,當遇到合適的觸發機制時,扳機被扣動,子彈發射,局地強對流隨即觸發。“觸發機制很複雜,就本次過程而言,可以簡單地理解為北方冷空氣南下以及局地地形的影響”。

△ “象群”動態難預測

何立富指出,副熱帶高壓北側暖濕氣流加強、北抬與中緯度和高原南下冷空氣結合導致了溫度層結不穩定,加上長江中下遊大部近期溫度升高,下墊面增溫明顯,加劇了上升運動以及和冷空氣的碰撞,導致局地強對流明顯。

由於局地強對流形式多樣、觸發機理複雜,其過程生消快、突發性強、時空尺度較難把握,因此,局地強對流的觀測、預報、預警和研究的難度很大。在何立富看來,對任何國家而言,局地強對流始終是預報的難點和重點,也是科學研究的重點,而其防范和應對也是一個涉及方方面面的龐大體系。

專家表示,強對流天氣的應對和防范需要區別對待。對於廣大公眾而言,收到地方氣象部門發布的局地強對流預警訊息後,最好是減少不必要的外出;相關戶外作業單位及時停止戶外尤其是高空作業,避免不必要的人員傷亡。如果已經身處強對流過程中,需要根據所處位置研判強對流形式,采取有效的應對方式。http://t.cn/A6VweU4t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