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研發機構變成“四不像”?它們的“主責主業”是什麼[思考]】新型研發機構雖然被稱為“四不像”,但仍“闖入”我國科技創新體系之中,還被寄予厚望,但它在我國科技創新體系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這些年,廣東工業大學原副校長張光宇、廣東工貿職業技術學院副校長劉貽新等人所帶領的團隊在國家自然科學面上基金、國家社會科學重點基金、中國工程院高端智庫重點項目等支持下,試圖厘清這一“四不像”機構如何闖進科技創新體系、其“主責主業”是什麼以及如何持續發揮應有的作用。前不久,該團隊的新書《新型研發機構研究—學理分析與治理體系》在科學出版社出版。

在劉貽新看來,新型研發機構並不是一個“誤入者”,而是科研院校、企業及社會資本的“粘合劑”,核心作用是打通創新鏈,破解科技與經濟“兩張皮”難題。

▲ 從“四不像”理論提出到雨後春筍般興起

成立於1996年的深圳清華大學研究院(以下簡稱深清院)是業內公認的我國第一家新型研發機構,該研究院采取市校共建、企業化運作模式,實行理事會領導下的院長負責制,並具有鮮明的產學研結合導向。

深清院一經出現,社會各界就猜測它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機構?為此,該研究院提出了“四不像”理論來解釋,即研究院既是大學又不完全像大學,文化不同;既是科研機構又不完全像科研院所,內容不同;既是企業又不完全像企業,目標不同;既是事業單位又不完全像事業單位,機制不同。

此後,新型研發機構的星星之火開始燎原,各地紛紛出台相關政策。

但長期以來,新型研發機構在各地“自由生長”。直至2019年,科技部發布《關於促進新型研發機構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才從國家層面對新型研發機構的定義、功能定位、基本條件、管理評價等予以規范。

截至2020年4月,我國各類新型研發機構規模總量達到2069家,45.9%的機構研發投入強度超過50%,總收入之和達1771.75億元,呈現蓬勃發展態勢。

該團隊將新型研發機構的典型特徵概括為“八化”,即職能定位的聚焦化、功能作用的一體化、投資主體的多元化、機構性質的多樣化、治理模式的現代化、市場需求的產業化、創新服務的社會化和開放合作的國際化。

以投資主體的多元化為例,劉貽新向《中國科學報》介紹,新型研發機構通常由政府、企業、科研院校的其中兩方或三方采取“共同投入”模式組建,形成具有現代科研院所性質特徵的出資人制度,打破傳統科研院校由政府一元化投資格局。在他看來,這樣的做法可以有效推動政企分開和政產學研資協同合作的過程,有利於降低委托—代理成本和建立現代化科研院所制度,促進各種創新資源的流動,提高資源的配置效率,從而提升創新的整體績效。

▲ “政策問題烙印”累積已久

實際上,新型研發機構總與我國科研機構改革“如影隨形”。高校院所作為我國科學研究的前沿陣地,蘊藏著巨大的創新潛能,但如何打破傳統體制機制束縛,釋放其潛能,是我國新舊動能轉化急需解決的問題。

在劉貽新看來,科技體制已形成完善的法律框架以及治理機制,但科研機構對公益性研究領域的關注還遠遠不足,使得改革進程出現了一系列的典型問題,包括科技管理過度行政化、科技體制改革逆市場化傾向及科技活動過度利益化等,劉貽新將其稱為“政策問題烙印”。

“要解決這些問題,就必須重新營造健康的創新文化。”劉貽新說。

他進一步介紹,傳統科研院校往往尚未建立起符合市場經濟發展規律的產權制度體系,缺乏對創新價值的認識,存在供給低效率、強制搭便車及尋租行為等問題,加上研究與市場分離、大科學小項目的局限、組織結構的老化、成果轉化平台的缺乏等原因,傳統科研院所的體制和運行機制的缺陷難以滿足新時代的要求,難以達到產業共性技術研發的需求,難以彌補創新價值鏈中缺失的環節。

相比之下,新型研發機構則更具優勢。

該團隊認為,新型研發機構以市場需求為導向,通過技術研發、技術轉移、技術服務、項目孵化、人才培育等一體化服務,支撐引領現代產業發展,打通創新鏈,有效破解科技與市場“兩張皮”問題。

但這並不是說新型研發機構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就其發展本身而言,因新型研發機構概念過於汎化,導致邊界模糊、管理困難等問題頻頻出現。

而在國家層面的新型研發機構管理制度出台前,地方管理方式各具特色。

科技部火炬高技術產業開發中心工程師黃燕飛等人總結為四種模式,分別是認定制、備案制、登記制和預備制。其中,各地多采用認定制,由各地科技主管部門對符合認定條件的機構給予資金獎補、稅收優惠、人才激勵、項目申報等專項政策,支持和引導新型研發機構發展。

劉貽新提出,由於新型研發機構在組建模式和法人性質上的獨特性,有必要由國家科技主管部門或者更高層次制定統一的認定標准予以規范,需要對不同類型的新型研發機構進行分類指導,制定明確的認定政策。

▲ “3+1”創新體系或是方向

張光宇分析,我國科技創新支撐體系從計劃經濟時代“1+0”的科研院所主導體系演變為市場經濟時代“1+1”企業主導體系過程中,企業作為用戶需求的直接提供者,對技術創新方向有著更為深刻把握,並占據主導地位。在此階段,隨著企業的蓬勃發展,各類創新要素不斷交融,創新水平和效果得到顯著提升。然而,科技創新支撐體系依然面臨著經濟與科技“兩張皮”問題尚未有效解決、產業關鍵共性技術“卡脖子”現象亟待突破、科技體制改革釋放創新活力有待縱深發展等頑疾依舊存在,應該將新型研發機構看成探索建立現代科研院制度治理體系的“特區”和深化國家科技體制改革的“試驗田”。

張光宇認為,未來國家創新體系應是“三架馬車並行,一個共振場支持”的構成體系(或稱“3+1”創新體系),即科研院校、企業研發機構、新型研發機構作為承載創新的三大核心主體,加上“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為三大創新主體提供創新環境和創新土壤。

劉貽新進一步解釋道,高校院所聚焦在基礎研究和知識創新,為創新提供源頭活水;企業研發機構聚焦自身技術研發的市場需求和技術創新、產品創新;新型研發機構作為溝通以上兩大創新主體的橋梁,以產學研結合為核心,加速推進技術的產業化;而“雙創”是三大創新主體的共振場,以眾創空間、前孵化器為抓手,形成創新人才輩出、創新成果無窮的創新氛圍。

但劉貽新也坦承,就新型研發機構的當前發展階段而言,需要針對阻礙其發展的因素,從國家、產業及機構三個維度促進新型研發機構的高質量發展。

“在國家層面,要完善頂層設計,加大扶持力度,搭建新型研發機構的培育體系;在產業層面,要圍繞產業需求規劃核心產業發展,形成多元化的投入模式,拓展創新成果轉化渠道;在機構層面,要打造去行政化、非盈利的企業化運作模式,企業孵化體系朝著高端化發展,創新人才激勵機制。”劉貽新補充道。http://t.cn/A6fhYabg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