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之聲# 【博士生如何建立和發展科研合作?】博士的成長和曆練在於讀博整個過程中的點點滴滴,經過幾年的長期積累,才形成從量變到質變的升級與轉變,這個過程中混雜著興奮、緊張、高興、忙碌、迷茫、甚至暫時的失落。這篇繼續前面幾篇,系統而詳細的記錄我讀博士幾年的經曆。

如何建立和發展科研合作,大部分人覺得這似乎不關博士生什麼事,因為科研合作基本都是由教授導師牽頭的。然而這並不代表所有的情況,在科研氛圍足夠自由的情況下,博士生也可以抓住機會發展和主導科研合作, 這次說說我博士期間的一個具體例子。

1. 在學術會議上偶識合作者

一切的開始源於我博士第一年末參加的一次學術會議,記得很清楚那次會議在法國南部的一個小島上,夏天那里風景秀美,也有很多遊客去度假。但是不管是開會的還是度假的,絕大部分是歐洲面孔的人,所以一位帶著幾位學生的亞洲面孔教授做完報告之後,很快就引起了我的注意。更為重要的是,他的研究領域還跟我的很相關。

所以報告結束後我就過去跟他聊起來,得知他是韓國人,但是在東京一所大學做助理教授,他做的東西是純數值模擬計算,而我做的大部分是實驗研究外加少量數值模擬,所以我們兩個人的研究方法交叉也有少量重合。進一步了解後得知,他之前在東京另外一所大學師從一位日本教授讀博,日本教授年齡比較大,而他有幸成為了這位教授的關門弟子。所以那位日本教授把自己一輩子發展起來的一套複雜的數值計算方法和代碼都傾囊相授給他,他自己在另外一所大學獨立之後,發表的每一篇文章都會帶上自己導師的名字,以示感激和尊敬。

那次會議期間,我倆只是簡單交流一下,順便分享彼此的經曆,並沒有想過科研合作的可能。開完會之後我也漸漸把這事拋在腦後了,但是第二年我在義大利參加另外一個學術會議的時候,又看到了他帶著學生不遠萬里來參加這個領域內小小會議,讓我感歎他對於這個研究領域一定是真愛。有了去年的基礎,這次我們聊得更加深入,也引出來了合作的可能性的話題,看得出來他對我的實驗研究很感興趣。會議結束之後,我內心有一種強烈的驅動力,就去把這事情跟我導師談了談,導師持一貫開放鼓勵的態度,所以我就在這個方向上面繼續往前走,跟這位教授開始時不時有一些郵件交流與討論。

2. 了解日本學術文化的窗口

半年之後,我和導師去日本參加了一個領域內更大的學術會議,這位教授自然也過去了,並且帶過去了更多的學生。有了之前的基礎,這次會議期間,我們基本已經是老熟人了,每天會議結束後的晚上,他帶著我們去很有特色的本地餐館去品嘗各種日本餐,有時完了之後還去嘗試一下日本的路邊攤。吃喝期間我們海聊各種過去的經曆,他對他的導師帶著非常崇拜尊敬的情懷,這點跟中國的師生情很類似。

他談到的一些事情讓我對日本的學術文化有所了解。其中一件是在他博士期間,研究室所有的學生必須在教授離開之後才離開,雖然並沒有明文規定,但日本教授科研非常勤奮,經常晚上比較晚才離開,所以他們一大堆學生就待在研究室耗時間,即使已經沒有精力做科研了。有一天晚上,導師在離開之前找他討論一個問題,結果討論持續了很長時間,他內心很焦急,因為馬上要錯過他回家的最後一趟地鐵了,但表面上還是很有耐心,一直到跟導師討論完,所以那天晚上他錯過了地鐵沒法回家,只好在研究室過了一夜。

這事跟我自己的經曆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我一般來實驗室比較早,離開的也早,有一次我正要收拾離開的時候,我導師過來跟我討論具體的實驗問題,結果討論了一個多小時還沒有停下來的跡象。那陣我肚子餓得大腦已經有點斷片了,腦子昏沉沉反應也滯後,我就直接把自身情況告訴了導師,結果導師很抱歉的讓我趕緊回家吃東西去。

話題回到這位在日本的韓國教授,參加完日本那個學術會議不久,我按照培養計劃,去了德國KIT。結果這位教授問我在德國的住址,說我們在日本會議期間,他的學生拍了很多我們在一起交流活動的照片,他把這些照片刻成光盤要給我郵寄過來,我頓時很感動,覺得他很有人情味而且在細節上面做得很好。我們的學術合作也越來越深入了,並且一起發了幾篇文章,他照例把他的博士導師的名字都加在這些文章里面了。有一次我卡在了幾個數值計算的方程上面,這是他的導師的專長,我就鬥膽給他導師寫郵件請教,結果老先生非常認真及時,在三、四頁紙上面工工整整手寫推導了相關方程,然後掃描給我發過來了,我內心充滿了感激。

3.實驗室訪問交流

在我博士的最後一年,畢業論文寫完之後還有幾個月的空檔,導師讓我趁著這幾個月還有獎學金,整理一下之前還沒有發表的數據。那年我也計劃去日本參加另外一個學術會議,我覺得趁著去日本開會,可以順便去這位教授實驗室訪問交流一段時間,那陣這位教授已經跳槽高升,從東京去了日本南部的一所大學。但這個意味著要有一筆額外的花費,我鬥膽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導師,導師也挺贊成,所以我馬上跟這位教授談論在交流期間具體做些什麼。

由於慢慢的跟這位教授的日本導師也很熟悉,我就提出在日本的會議之後,能不能順便去參觀一下他導師的實驗室,他導師很爽快的答應了,並且給我推薦了學校附近的旅館。所以那年夏天我先在劄幌開了幾天會,結束後自己一個人來到東京,一是參觀實驗室,二是旅遊。老先生非常認真負責,第二天早上我從旅館出來的時候,發現他竟然已經在旅館門前等著來接我。接上我後,跟我一起坐地鐵去他的實驗室,給我詳細講解他的實驗裝置,完了之後還一起吃了個午飯。

之後我又一路南下,來到這位教授剛搬過來不久的大學和實驗室,他和學生已經早早把需要做的測試條件都準備好了,我在那里待了一個多月,卻測得了很多有效的研究數據,並且後來寫成了一篇文章,這也成為我經曆過的最高效的合作。此外,周末有空的時候他會帶著我去附近的景點轉轉,還請我去他家吃飯。我們在合作的基礎上,慢慢發展出來了友誼,在我博士畢業之後,我們還有聯系。(楊雅輝)
http://t.cn/A6felwHQ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