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這幾個山頭的熊貓有危險[吃驚]】今年7月初,生態環境部宣布大熊貓受威脅程度等級由瀕危降為易危。但這是否意味著大熊貓在野外已高枕無憂了呢?7月26日,中國科學家發表在《自然—生態與進化》上的一篇論文http://t.cn/A6fdrvbq 指出,未來100年內,仍有15個大熊貓種群的滅絕風險高於90%。其中,尤以分布在涼山山系、岷山山系北部和大小相嶺山系的小種群受威脅較大。

“隨著大熊貓國家公園的規劃建立,我國的大熊貓保護走上了一個新台階,但這個物種仍然面臨風險。”本文通訊作者、中科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歐陽志雲對《中國科學報》說。

△ 大熊貓們住得太“散”了!

中國現在有多少只野生大熊貓?第四次全國大熊貓調查告訴你:1864只。而上世紀八十年代第二次全國大熊貓調查的數據為1114只。

但對科學家來說,只知道總數是遠遠不夠的。這些大熊貓有多少公的,多少母的?幼年、壯年和老年的個體各占多少?它們分為多少群,平時互相串不串門?這些訊息對更好地保護它們至關重要。

詳細的調查顯示,現有的1800多只野生大熊貓,被分隔在33個各自孤立的種群中。其中有259只分布在25個很小的種群中,相比那些生存在大家族中的同類,它們的未來或許沒有那麼光明。

“研究發現,當一個孤立的大熊貓種群個體數量少於15只時,100年內其絕滅風險高達50%以上。”歐陽志雲解釋道,“根據我們的計算,目前的33個大熊貓種群中,有18個種群的滅絕風險高於50%,15個種群的滅絕風險高於90%。”

更糟糕的是,氣候變化等因素可能讓這些本就零散的小種群進一步破碎化。

“氣候變化可能迫使大熊貓搬家,讓它們向海拔更高處和西北方向移動,這可能導致東南部棲息地的破碎化進一步加劇,讓種群隔離的狀況更加嚴重。”本文第一作者、中科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孔令橋說,“在最不利的假設下,現有的33個孤立種群,到2100年可能會增加到56個,其中41個孤立種群絕滅風險大於50%。”

△ 沒住進國家公園的熊貓亟待關注

中國政府對“國寶”大熊貓的保護,向來是不遺余力的。2016年底,《大熊貓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審議通過。

在大熊貓國家公園內,生存著來自17個種群的1631只大熊貓,占全部野生大熊貓數量的87.7%。得益於國家公園的庇護,這些種群的滅絕風險經評估將大幅下降。

“大熊貓國家公園的建立,對保護大熊貓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歐陽志雲說,“而如果國家公園內的棲息地能實現連通,孤立種群數量還能由33個減少為21個。”

與此同時,還有16個種群沒有被納入國家公園的保護范疇。其中有12個種群比較小,面臨的風險也更加突出。特別是涼山種群和岷山北部的小種群,前景最不明朗。

“我們預計,氣候變化可能使岷山北部的小種群所在的棲息地面積增加,為大熊貓的重引入提供條件,而涼山、大相嶺和小相嶺的棲息地則有可能破碎化加劇。”孔令橋說,“當前急需采取措施加強這些小種群的追蹤和監測。”

△ 關愛“孤”“小”種群,保護更多動物

這篇論文中,科學家針對每一個高風險種群提出了具體的保護措施建議。

“對於分布在國家公園范圍外的小種群,首先考慮是不是可以通過適當擴大國家公園的范圍,將其納入國家公園的保護傘下。”孔令橋說,“對擴大范圍後仍無法覆蓋的小種群,應該盡量減少人類活動的幹擾,科學預測氣候變化下棲息地的變化情況,修複破碎化的棲息地,同時探索圈養種群野化放歸的科學方法,以實現小種群複壯。”

與此同時,大熊貓國家公園里的某些小種群由於道路和大江大河等隔離因素,很難互相連通。因此,研究人員建議在國家公園內部也要開展棲息地修複和廊道建設。對森林破壞和農田開墾導致的種群隔離,可以通過森林恢復和竹林恢復進行連接,同時實施生態補償,減少人為活動對棲息地的幹擾。對道路建設導致的種群隔離,可通過修建隧道重新將棲息地連接起來。此外,還應通過完善的旅遊管理降低或避免人類活動對大熊貓的幹擾。

而對那些用上述方法都無法改善生存境遇的小種群,研究人員則建議經過科學評估後遷入國家公園內的大種群中。

“這項研究不僅僅關系到大熊貓。”歐陽志雲說,“幾乎所有大型野生動物都面臨棲息地破碎化威脅。必須定期開展種群和棲息地調查,系統研究其種群結構、繁殖能力、棲息地利用,分析其種群隔離狀態,評估孤立種群的滅絕風險,進一步對每一個孤立種群提出保護措施。”http://t.cn/A6fkgpfo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