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觀點#表彰性評價項目應大幅削減】當今學界,諸如“××人才、××獎”等表彰性評價項目不勝枚舉。所謂表彰性評價項目,是指這類項目一般是由政府部門或學會團體主辦,項目大多以光鮮的名稱給評價對象定性,有配套經費或獎金,入圍者可以借此獲得頗具權威性的學術資曆。之所以稱之為表彰性評價,是想將其與學者在教育科研活動中必不可少的過程性評價區分開來。

近年來,這類表彰性評價項目越來越多,評價主體和被評價對象還在不斷擴大。但是,這是否真能促進學術繁榮?

顯然,表彰性評價項目過多不切實際,因為表彰性評價需要充足又有顯示度的學術成果做支撐。如果條件不成熟,卻非要評出一個“子醜寅卯”來,最終還是會落入“數數字”的結局,客觀上這也是“五唯”難以破除的根源。同時,學術領域的表彰性評價不同於一般意義上的工作表揚和獎勵,容易異化為對學者“分等”和“貼標簽”等問題。

表彰性評價項目過多帶來的嚴重問題可以歸納為三大方面。

一是耗費科研人員時間和精力,導致科研人員不能潛心科研。表彰性評價事關教育科研人員的學術身份,不僅影響學者的學術地位和聲譽,還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學者的學術資源和酬勞以及後續發展機會,所以絕大多數教育科研人員不敢等閑視之。然而,過多的評價活動勢必會嚴重擾亂學術人員正常的教學科研工作。

二是滋生學術不端和學術腐敗,導致虛假偽劣成果暢行無阻。表彰性評價的組織管理單位一般與課題委托方、成果使用方無直接聯系,這就導致了評價往往陷入“數數字”的窠臼。學術評價一旦離開對成果的實際需求及內在質量的把控,假冒偽劣產品就會蜂擁而至,因為利益與風險完全不對等。

三是爭搶“帽子”成為科研目標,導致“劣幣驅逐良幣”現象出現。表彰性評價可能導致勝者因獲得了代表學術成就的“帽子”而一路扶搖直上,而那些埋頭於科研卻沒有快出成果的學術“苗子”落選。更糟糕的是,國內學術評價“馬太效應”嚴重,落選者往往無形中被“踢”出局。

綜上,評價主體出於管理抓手或政績的考慮,希望通過評價等手段來激勵學者奮發圖強、早出成果,出發點很好,但過多表彰性評價項目難免“為評價而評價”。在減少表彰性評價項目的同時,還要大力提倡學術評價回歸本真,即學術評價無關成果主人的年齡、職務職稱、學術頭銜、資曆、“帽子”和“門派”等因素,而唯成果內容本身。當下尤其要做好以下幾點。

首先,建立“瓜熟蒂落”的立項結項合並模式。表彰性評價項目中占據最多的就是各種人才計劃或人才項目,這類把評選上的人稱之為××年××人才的項目經不起推敲——人才哪有按年算?評上的叫人才,沒評上的算什麼?人才項目原本至多是對學者此前學術業績的肯定,以及對其未來學術產出的預期,而現實是,入選項目者被戴上了“帽子”,科研起點直接變終點。

受“後期資助”課題管理模式的啟發,中國法學會從2019年起嘗試采用課題立項評審和結項鑒定合並的方式,申請人根據課題指南確定選題後即自行開展研究,以研究成果申請。課題“立項”與“結項”同時進行,在學術評價上有三個優勢,一是不受申報者“出身”影響;二是不受申報者前期課題論證或自述影響,畢竟這些內容的科學性和真實性很難考證;三是不受人情關系的影響。

其次,改變“二次加工”的成果包裝評獎方式。表彰性評價項目中還有一大部分是各種科技獎項。早前,國家有關文件就曾強調要控制獎勵數量,提升獎勵質量,調整獎勵周期,這些舉措十分必要。但筆者以為,簡化報獎手續也相儅重要。

目前,大多數評獎項目需要申報者自行提交申報材料。學術團隊為了提高“大咖”的勝算,可能會在整合材料時采取移花接木、同類合並、改頭換面等手段,這種“二次加工”對成果價值提升和科學評價無丁點意義,相反卻為各種“潛規則”大開了方便之門。全文:http://t.cn/A6xKheJT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