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代深部腦刺激有望治療抑郁症[奧特曼]】對於那些抗拒藥物和電休克療法的抑郁症患者而言,外科植入刺激大腦的電極可能會緩解病情。但近年來,兩項關於這種方法——深部腦刺激(DBS)的隨機對照試驗在未取得令人滿意的中期分析結果後停止了。

現在,研究人員正在測試更複雜、個性化的DBS技術,希望能產生更好的結果。迄今為止的檢測只涉及一名或幾名患者,遠遠不能證明其有效性。但研究人員希望能提供更大規模的研究,最終鞏固DBS對抑郁症的療效。

“有了這些研究結果……我們將有望獲得足夠的證據。”一篇案例研究的作者、美國貝勒醫學院神經外科醫生Sameer Sheth說。

DBS在美國已經被批准用於治療癲癇、強迫症和帕金森病等運動障礙。但它是否也能改變可能導致抑郁症的神經回路異常活動模式呢?沒有對照組的早期研究取得了有希望的結果,但在2015年和2017年,研究團隊報告稱,兩項DBS隨機對照試驗在進行幾個月後並沒有顯示出明顯的好處。

對參與者的長期跟蹤恢復了一些樂觀情緒。例如,斯坦福大學精神病學家、合作研究員Mahendra Bhati說,在30人參與的一項對照試驗中,許多人在一年或更長的時間里取得了進步。上個月,他和同事發表了一項對8名試驗患者的後續研究,其中大多數人在大約10年後繼續使用植入物。大約有一半的人在抑郁量表中的得分至少比預處理得分提高了50%。

許多研究人員說,由於抑郁症在不同的大腦中表現不同,個性化治療可以使其更有效。目前,有幾個團隊正在根據個體大腦解剖和神經記錄,探索更精確的刺激方法。

西奈山伊坎醫學院的神經學家Helen Mayberg率先在抑郁症治療中使用DBS。她警告說,DBS必須具有成本效益和足夠簡單,這樣才能在臨床上廣汎使用。

她的研究小組已經確定大腦前部附近一個被稱為扣帶回下區(SCC)的區域,是與抑郁症消極情緒成分相關的網路中樞。一項暫停的被稱為“BROADEN”的隨機試驗,旨在測試刺激SCC治療抑郁症的效果。Mayberg懷疑,在那次試驗中,外科醫生放置電極的細微差異是導致患者結果差異的主要原因。所以,她的團隊和其他人現在使用一種叫做纖維束造影的MRI方法以更精確地顯示神經束和靶電極的位置。

Mayberg也在追蹤大腦對這種更精確的刺激的反應,希望通過識別神經反應預測患者症狀是否會改善以及何時改善。她和同事本月在《轉化精神病學》雜志上描述了7名受試患者在手術室進行腦刺激期間SCC活動的變化,該變化與術後一周的治療反應相關。

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醫學中心神經心理學家Isidoor Bergfeld和同事正在測試神經束引導的DBS植入物,後者會植入大腦中另一個與抑郁症有關的部分,即內側前腦束的上外側支。Bergfeld的目標是招募24名患者,並期望在2到3年內取得結果。他希望試驗數據能和德國正在進行的一項類似研究的數據結合起來,支持歐盟對抑郁症的監管批准。

其他團隊則在考慮更廣汎的個性化療法。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精神病學家Katherine Scangos及同事利用個體的神經數據決定刺激哪個目標區域以及何時進行刺激。在插入DBS電極之前,該團隊植入了第二組電極以記錄和刺激大腦不同區域的組織。現在,Scangos的團隊已經使用它刺激與情緒相關的區域。全文:http://t.cn/A6x9xru9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