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寫作#引言、前言和後記】我們寫論文一般都會有一個引言,這差不多是撰寫現代科學論文的規矩了。引言往往要寫出論文涉及論題的研究背景、意義,介紹前人在這個領域所做過的工作及存在的問題,說明本工作的意義,從而引導出論文的主要部分。

寫好研究論文的引言,是一件很重要的工作。好的引言要寫得引人入勝,使人看到引言以後,就希望看論文的主要部分。引言又要實事求是,切不可以虛張聲勢,不切實際令人反感就不好了。

在比較短的論文中,許多引言部分並不標出“引言”這樣的小標題,而是直接寫引言的內容。這樣可以節約一點空間,當然是很好的。

寫書一般也有引言,由於書籍的容量大,要說的東西多,那里的引言一般也就比較長,內容多。

中文書籍及論文中應用“引言”這個詞,是近代才有的事,相儅於英語的introduction。

古人寫文章或寫書,也有“開頭語”,但是不用“引言”這個詞,而是用序、敘、弁言等。

我們的古人雖然也用引、小引這樣的詞語,但是似乎都只作為詩詞的開頭語和說明語。因為“引”可以是音樂的第一段曲子,來引出其他曲子,例如琴曲《思歸引》《箜篌引》等。詩詞都是或者可以是與音樂有關的,所以它的前面可以用引、小引。至於書籍(一般是文集)基本上都用序、敘等。

序字的本義是東西兩面的牆(廣字頭的字都與房屋有關)。古人見面時站立的位置有講究,與人的地位高低有關,所以序引申為次序,如“長幼有序”。寫書要依次說明書的內容,寫一個“序”,就是這個目的。序有時候稱“序言”。

序又稱敘。敘的本義就是排次序,引申為按次序說,所以有敘述、敘說等詞語。在說明次序這個意義上的序,或者說,作為動詞的序,往往假借為敘。在序言這個意義上,序也往往寫為敘。在這種意義上,二者沒有什麼區別。有的作者用序,有的則用敘。

值得注意的是,在漢代及以前,序或敘都是放在書的最後的,又用來說明寫作的宗旨。如司馬遷《史記》的《太史公自序》,班固《漢書》的《敘傳》,東漢許慎《說文解字》的《敘》,都是著作的最後部分。但是,在漢代以後的著作里,序言就放到書的最前面去了。

序言有時候也寫作緒言。緒的本義是絲的頭,所以稱“頭緒”。頭可以是開頭,也可以是最後剩余的那一頭,引申為剩余。如屈原《涉江》:“欸秋冬之緒風”(直譯:哀歎秋冬季節這年末的風)。緒論,一開始的意思是“發而未盡的言論”,還有點“多余的話”的意思,跟後來的緒論並不是一回事。但是,後來著作中的緒論則用以概括說明全書大意,說明寫作目的等。那就與序一樣了,

這樣,三個字:序、敘、緒,音相同,意思也差不多。古代著作中的序、序言、敘、敘言、緒、緒言,也就沒有什麼差別了。

現在很多學科的教科書前面都有“緒論”,基本上就也含括了序言這個意思。但是,這樣的緒論往往寫得比較長,介紹了學科的曆史淵源,現在的發展情況,展望了學科的將來等等,與如今一般的序言還有所差別,倒更接近於引言。

順便說一下,中國古代還有一種序,是送給友人的“臨別贈言”。如韓愈的《送孟東野序》,明初宋濂的《送東陽馬生序》等。這種序與放在書前的序言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這是需要分清楚的。

實際上,現在科學書籍中的序言一般與引言並不相儅。與序言相儅的是前言,英語是preface。前言往往用以說明該書的寫作目的、經過等,有的還對圖書內容加以評介。

所以,很多圖書往往最前面是前言和序,前言一般是作者或編者寫的,序則可以作者自己寫,也可以請其他人寫(有的書有不同的人所寫的多個序),然後才是正文。正文的開頭是引言。引言應當屬於正文內容的一部分。

前言過去也稱弁言。弁的本義是冠,相儅於後世的帽子。帽子總是在頭上的,所以前言也稱弁言。

有前言,也可以有後記。後記多用以說明寫作經過,或評價內容等。後記又稱跋。

跋的本義是踐、踏、踩、跌倒,與足有關,引申為最後。過去人們書寫評論,寫在著作前面的稱題,寫在後面的稱跋,合稱題跋。

題的本義是額頭,引申為前面的,所以書或文章最前面的是標題或者題目。題目這個詞本來是指標題和目錄,後來就專指標題了,另外再列目錄。

應當注意的是,古人的作品都是直接寫在紙上或絹上,並不是印刷品,這樣,寫作的文章與作為藝術品的書畫並沒有絕然的界限,人們只要在作品上書寫就稱題或題寫。題往往真的就是用筆寫在書畫的前方,跋則寫在書畫的後部。

跋又與序對稱,用在書籍中,合稱序跋。當然,序在後代也有寫在後面的,稱後序。後序就是跋。如李清照《金石錄後序》、文天祥《指南錄後序》等都是著名的作品,都曾經選入中學的語文課本。

現代的論文或書籍往往都有“感謝”這一欄。它的性質實際上也應當屬於後記的一部分。

總之,在現代的意義上,著作中的前言(preface,foreword)和後記(afterword)往往都是可以與正文分離的,而引言(introduction)則是正文不可分離的一部分。全文:http://t.cn/A6x9FkF3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