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之聲# 【只有研究“真問題”才能做出真學問[思考]】創新難,原創更難,難於上青天。究其原因,主要在於學者缺乏對“真問題”的發現能力和凝練能力。創新的本質,是通過新的思路、新的途徑、新的范式攻克懸而未決的科技難題,為人類社會發展賦能,而找到真問題是做出創新的必要條件。

從曆屆諾貝爾獎(自然科學獎)獲得者來看,其無一例外地重視真科學問題的尋找、分析和思考。獲得1949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日本科學家湯川秀樹便是典型人物之一。

研究生畢業後,為了做出一流科研成果,湯川秀樹一直亦步亦趨跟隨歐洲科學家做些修修補補的工作,後來他逐漸認識到,必須自己找到真問題,才有可能成為“領頭羊”,超越歐洲科學家。於是,他選擇了原子核內質子與中子的強相互作用疑難作為主攻問題,並最終取得成功。

那麼,什麼是真問題呢?

在我看來,學術研究中的真問題,一是要涉及客觀事物的本質(特徵、機理、規律等);二是尚未得到解決;三是研究其有意義,即能推動人類探索未知進而求索真理,並(或)能促進人類社會發展。例如,如何根據機理預測滑坡就是真問題,因為其滿足上述三個條件。

有些學者熱衷於從文獻中絞盡腦汁找問題,即使找到了所謂的問題,也不一定是真問題,這是因為一方面,隨著時代的發展,許多文獻中的認知已落後,甚至可能出現研究方向錯誤,遺留下來的問題根本是子虛烏有,對此進行研究只會浪費時間;另一方面,許多文獻中存在或提出的問題大都是雞毛蒜皮、可有可無的問題,研究之價值輕如鴻毛。

凝練出真問題並非易事,這需要學者長期的深度思考和實踐。無論如何,學者始終圍繞事物的“機理”探索,以寬廣的視野和深厚的洞察力為依托看待之,且以格物致知之態度窮究之,終能發現真問題。提出真問題是學術研究中至關重要的第一步,其不僅決定著學者的成就,而且決定著某項學術研究對人類進步、國家強盛和社會發展的貢獻。

當然,即使研究真問題,既有意義大小之分,也有輕重緩急之分。以我自己的淺見,國家和社會發展亟需的重大原創科學理論和“卡脖子”技術,如地質災害預測防控理論、高端芯片與光刻機技術研發,是目前最緊急、最急迫的問題,學者應優先聚焦之以求攻克。

在真問題的基礎上,學者可進一步凝練關鍵問題。關鍵問題屬於制約某具體學科領域科學發展的“瓶頸”問題。學者一旦找到正確的“突破口”或開啟“那把鎖”的“鑰匙”,則勢若破竹,能深入揭示隱藏在“黑暗”中的自然現象演化奧祕。雖然自然現象的演化受多種因素影響,但往往“萬變不離其宗”,找到了這個“宗”,就等於找到了“突破口”或“鑰匙”。顯然,關鍵問題凝練的越深入,越能抓住問題的本質,越能促進認識水平的提高,越能提出扎實的新理論方法,越能推動科學發展。

基礎研究作為整個科學體系的源頭,無論是應用研究還是技術開發都離不開其支撐。然而,關於基礎研究的“有用”與“無用”之爭常見於多種場合。確實,有些基礎研究成果可直接應用為國為民服務,有些則在較長時間後才能發現其用武之地,而一直找不到用途的並不多見。我們面臨著亟需攻克的眾多基礎難題(難度大的真問題或關鍵問題),學者應首選具有重要科學意義且解決後有直接應用價值的難題攻關。全文:http://t.cn/A6xNIqGY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