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當做是熊的腳印,其實來自於古人類】20世紀70年代,人們在坦桑尼亞發現了一組腳印。過去幾十年,人們一直以為這是熊的腳印。

近日,美國俄亥俄大學領導的一項研究表明,它可能屬於古人類。相關研究結果http://t.cn/A6xj2PSJ 發表於《自然》。這一發現意味著在坦桑尼亞同一地點發現了三組已知的人類腳印。

目前還不清楚是哪個古人類留下了這些腳印。該研究作者表示,這些腳印與坦桑尼亞萊托里遺址的其他腳印不匹配,所以很可能是由不同的古人類留下的。如果這是真的,這將意味著兩個古人類物種在同一時間共存於同一地區。

1976年,考古學家在萊托里一個稱為A地點的地方挖掘時,發現了5個腳印。這些腳印是在軟火山灰中留下的,隨後這些火山灰硬化為岩石。考古學家認為,這些腳印是古人類留下的。然而,後來的研究表明,腳印實際上是由一隻用後腿行走的熊留下的。

與此同時,研究人員在幾公里之外的萊托里G地點發現了更多的腳印,而這些腳印肯定是古人類留下的。遺址G的這條小徑長達24米,有三個人一起行走的腳印。

美國俄亥俄大學傳統骨科醫學院助理教授Ellison McNutt團隊重新挖掘了遺址A的腳印。她認為,在當時認為該腳印是熊留下的假設非常合理,因為這些腳印看起來確實不同尋常。但其中的沉積物從未被徹底清除,所以腳印的真實形狀不得而知。於是,McNutt團隊徹底清洗了這些腳印,並對它們進行了3D掃描。

研究人員將A地點的足跡與人類、黑猩猩和美國黑熊的足跡進行了比較。McNutt說:“有很多因素能證明腳印明顯屬於古人類。例如,按比例腳印的大腳趾比第二腳趾大得多,這在古人類中可見,但在熊中沒有。”

研究人員還認為,這些腳印與G遺址中的足跡並不匹配,因此該腳印是由另一種古人類留下的。例如,與G地點相比,A地點的個體足跡在長度上相對較寬。

McNutt表示,這腳印不是南方古猿阿法種留下的,肯定是南方古猿或類似的動物。她補充說,在非洲的其他地方,有明確的證據表明多種古人類物種共存於同一地區,所以如果在萊托里也存在同樣的情況也不足為奇。

義大利佩魯賈大學Marco Cherin對此並不信服。“目前,我會非常謹慎地考慮在萊托里有兩個人類足跡製造者的可能性。”

2016年,Cherin團隊在萊托里遺址S地點描述了另外兩條古人類足跡,雖然大小不同,但均被解釋是由南方古猿阿法種留下的。Cherin認為,從大小和形狀上看,A地點的足跡與S地點的並沒有太大不同,這可能表明它們都是同一物種古人類留下的。

他強調了7月份發表的一項研究結論——要得到動物行走的可靠圖像,必須收集20多個足跡。而在A地點只有五個足跡。http://t.cn/A6xj2PSi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