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研導師選菩提祖師還是唐僧#[思考] 《西遊記》中,孫悟空有兩段類似於讀研的經曆,分別師從菩提祖師和唐僧。老文在課上對學生作過一次調查:如果讀研,你選菩提祖師還是唐僧作導師?

學生的選擇老文不說你肯定也想象得到:幾乎所有學生的回答是菩提祖師。

學生們的理由主要是:菩提祖師是大神,本領強、水平高,培養出了孫悟空那樣的最牛弟子,跟著他能學到很多東西,而唐僧除了有整人“武器”緊箍咒,會“碎碎念”外,啥本事都沒有,跟著他學不到東西不說,還可能被念死。

有學生反問老師選誰,老文說選唐僧。

為什麼選唐僧?

第一考量,老文不是悟空。有些學生選誰作導師都會成才,選誰作導師是誰的幸運。悟空就是這樣的學生。我們在選導師時往往忽略一個最重要的因素,即我們自身。

此外,老文基於兩點。一是導師的育人成效或學生的成才幾率。“立德樹人成效是檢驗學校一切工作的根本標准”,當然也是衡量導師培養研究生的能力和水平的根本標准。二是數據。現在是大數據時代,基於數據的結論最具可信度。

研究生選導師,通常看三點:導師是什麼人?怎麼培養人?培養出過什麼人?如前所述學生的選擇理由涉及的也是這三點。

須注意,第三點才屬“根本標准”,前兩點不是。如果不看第三點,導師是再大的神對你來說可能也只是傳說,其培養方式再怎麼令你接受可能也是無用功。反過來,如果你最終能在導師手下成才,你會認為導師是否大神一點都不重要,而導師的“碎碎念”,你即使不感覺是種幸福,也會認為那是為你好。

如何衡量導師培養出過什麼人?

大數據時代,要相信和依賴數據科學!數據越來越被認為是最無可辯駁的事實。今天,無論是學術論文(包括文科論文)還是媒體報道,有數據尤其是大量數據支持的任何特定主張,都遠比基於認知的直覺、觀點和判斷更體現出真實性和受尊重。

我們用數據說話,比較菩提祖師和唐僧培養研究生的成效。

悟空拜菩提祖師為師時,“那祖師出去的徒弟,也不計其數,見今還有三四十人從他修行”。

悟空入學前那祖師不計其數的已畢業學生中,我們聽說過誰還算稍有名氣?

特別是,悟空學成畢業離開祖師時,跟他一同修行的三四十個人(他們比悟空還早入學),何年何月才能畢業?

這些數據表明,你讀研若選菩提祖師作導師,你成為悟空那樣的最牛人才的概率不是沒有,而是1/∞,也就是趨於零;反過來說,你最終大概率成為無窮大分母即不計其數中的一員。換言之,你若跟菩提祖師讀研,最終大概率會成為畢業困難戶,即使一再延期後勉勉強強畢業,也是寂寂無聞的平庸之輩。

看一位導師的科研怎樣,看一項最好成果(例如一個諾獎級成果)足矣。但決定要不要選某人作導師,還是要看其培養人才的大概率事件。如果非要圖簡單只看一個,那麼最好遵循木桶定律,即看最low的那一個。

其中道理其實是不用解釋的。兩所中學,一所學校極少數學生高考成績優異,個別學生甚至名列當地前茅,但絕大多數學生上不了本科線;另一所學校學生普遍考分不低,最低分學生也能上一本,你選擇讀哪所中學?老文的高中時代,許多考上縣里一所非重點高中的同學放棄了上學,寧願回家當農民,盡管有人不斷開導:那所學校每年也有考上大學的學生,並不是“剔光頭”(一個都考不上)。

最好的教育是“一個也不能少”或“一個都不掉隊”。從這個方面講,唐僧比菩提祖師好很多。

唐僧把悟空從一個非佛門弟子培養成了鬥戰勝佛。依佛家觀點,“佛”是最高的悟道者,其次是“菩薩”,再次是“羅漢”。鬥戰勝佛是佛教里面著名的“三十五佛”中的一位,屬不折不扣的“頂尖”級別,悟道程度甚至在觀音之上。

可以說,唐僧把悟空培養成其學科領域的頂尖人才,偉大程度絲毫不亞於菩提祖師把悟空培養成敢於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比較時要注意學科差別,可把唐僧和菩提祖師分別看作文科和工科導師。

不僅如此,所有跟唐僧修行的弟子,連同作為他的“腳力”的白龍馬,都跟他一起修成了正果。特別是,他把又笨又渣的豬八戒都培養成了淨壇使者。

事實證明,唐僧培養研究生的能力是廣譜的:從“學渣”到“學霸”,都能在他門下成才。無論你是一塊怎樣的“料”(許多研究生常常說自己不是做科研的料,其實就是說自己天賦和/或基礎不行),無論你像八戒那樣只為眼前的苟且,還是像悟空那樣追求詩和遠方,選唐僧作導師都是靠譜的選擇。

關於研究生選導師,從科研大牛到科研小白,從導師到研究生,無數人發表過多如牛毛的真知灼見。但再怎麼真知灼見畢竟也是“見”,屬個人體會、經驗、觀點等,未必靠得住,至少不可能放諸四海而皆准。訊息時代,導師的育人訊息幾乎透明,至少有跡可循,數據科學可幫我們找到最合適的導師(Mr. Right)。(文雙春)http://t.cn/A6XCu7y4

更多學習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