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良英俊的笑了笑:[哆啦A夢吃驚][哆啦A夢吃驚][哆啦A夢吃驚]//@鬼才君:大受震撼//@DonaLmui:看評論漲姿勢//@瘦月清霜夢有知c:震撼//@話癆控:對當事人來說非常慘痛的事件,要發表喜好感覺很不道德但我真的……

真實事件——民國女同性戀命案

事情要從魯迅的弟弟周建人說起。他有一名女學生,名叫許羨蘇。許羨蘇有個親哥, 名叫許欽文。1922年,時年25歲的許欽文離開老家紹興,開始“北漂”。因為妹妹的師從關系,他的努力方向是得到當時正在北京的魯迅本人提攜。

許欽文很有骨氣,沒有在旁聽魯迅的課時直接上前表明身份,而是憋著一股勁,想讓魯迅主動發現自己。他拼命寫作,最終《晨報副刊》登載了他的作品。魯迅是《晨報副刊》的撰稿人之一,看著這個名字,覺得有點眼熟,找到編輯孫伏園,孫伏園笑道:“他就是許羨蘇的哥哥。”

《晨報副刊》在當時頂有名氣,徐志摩曾經和林徽因的父親假扮情侶互寫情書,情書就是在《晨報副刊》上被徐志摩發表出來的。

還是說許欽文。魯迅挺喜歡這位小老鄉的文筆,覺得這人挺有才華,於是在自己小說《幸福的家庭》副標題上寫“擬許欽文”,意思是“模仿許欽文的風格”。這一舉動讓許欽文聲名大噪,他順利進入了文藝圈。

這時候的許欽文,除了更加賣力地給鉆研寫作,還在努力拉抬自己的同性伴侶陶元慶。

陶元慶,畫家,瘦瘦白白,性格極其內向,藝術上很有天才。另一個國民大畫家豐子愷,與陶元慶頗有些交往,曾發現許欽文經常給陶元慶買手帕、雪花膏等等他看不懂、隱約好像懂了但仍然大受震撼的東西。

許欽文為了提攜自己情人,依然從魯迅方面努力。可喜可賀的是,陶元慶也很受魯迅欣賞(……迅哥兒你太好說話了……),魯迅將自己一些重要的配圖工作交給陶元慶,其中就包括小說集《彷徨》的封面設計。

於是陶元慶也聲名鵲起。

但事情從這時候開始出現轉折。就當許欽文和陶元慶“一文一畫”攜手進步的時候,陶元慶病了,並且一病不起,最終在杭州去世。

許欽文的天塌了。他肝腸寸斷,決心一定要為陶元慶做點什麼。最終他的方案是,在杭州西湖邊上買一大塊地建陶元慶墓,又花一大筆錢蓋了洋樓,作為陶元慶紀念堂。

這一比花費大大超過了許欽文的積蓄水平,他借了不少外債,無處居住,索性就住在洋房旁的小屋里。並關照陶元慶的妹妹陶思瑾,把房子租給她住。

陶思瑾,瘦瘦白白,性格內向,藝術上很有天才……看起來跟她哥哥頗有相似之處。許欽文相思之余,代餐之心緒從無到有,從有到多,某日心情動蕩,就跟陶妹妹表白了。

許欽文沒有想到,自己闖入了火山口里。陶思瑾不愧是她哥哥的妹妹,陶哥哥與同為男人的許欽文陷入同性之愛,陶妹妹祕而不宣,與同為女人的劉夢瑩山盟海誓,熱戀上床。

——陶思瑾日記:
今晚上我是感到怎樣地快活啊,夢瑩對我輕輕地呢喃著,她說她很愛我,她說她已屬於我的了,她是再不去愛別人了,她說她是不會去和一個男人結婚的,她說她以後對於一切人,都是在靈感.上的愛,她的肉體已經屬於我了【!!!】,我放心她,她始終是我的了啊!這一切話,使我的心坎中,感到無限興奮呀!她是真的屬於我了嗎?我們是已經訂了條約的,我倆是永遠不會與男子結婚的,我們預備新年去買兩枚戒指,表示我們已經訂過婚了,是我們的紀念呀!我是多麼高興呀!我們的同性愛,是多麼偉大與聖潔呀!

——劉夢瑩日記:
愛是神祕而偉大的,同性愛尤其是神聖純潔的,思瑾,你是一個美妙天真的姑娘,你那熱烈真摯的情感,使我怎樣地感激!

……

但她們只寫進了日記,沒有對外公開。陶思瑾哥哥去世後,她的生活也受到影響,接受了哥哥的摯友的關照,住到西湖邊的房子里,當了許欽文的房客。

劉夢瑩大為警覺,為了充分保護她自己的愛情,不讓許欽文和陶思瑾走到一起,於是,她也住進來了。

這就形成了非常怪誕的一男二女的格局。於是陶思瑾也警覺起來了,她擔心劉夢瑩會被許欽文誘惑。

在這個緊張的局面下,陶、劉兩人開始互相猜忌對方是否對自己不忠。

——陶思瑾的日記:
我是深深地愛著她的,對她我是不知耗費了多少精神和金錢了,然而對我,她卻是這樣地冷淡,我是怎樣地悲傷呵。

——劉夢瑩的日記:
我的心實在是慘然,一切都無真實嗎?天呀,我的瑾,是不會愛他的。

——陶思瑾的日記:
昨晚因為我對她說了諷刺話,她今天對我的態度很冷淡,見我不理睬。到了晚上,她對我的神氣還是不更改,我心里非常痛苦,為了一句話,而竟成了這樣的一個悲劇嗎?昨夜我是怎樣地痛苦,我哭,我幾乎哭瘋了,但是我得不到她一丁點的憐憫和同情。我對她訴了不知多少的言語,求她饒恕我,而竟說我會向你下跪,你發一點慈心,答我一聲,原諒愛我。唉,她沒有應許,而簡直連回音也沒有。

……

從其他材料看,她們的互相猜忌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劉夢瑩發現陶思瑾有了男朋友,竟然會用和對方男朋友同居的方式來報複。最終,火山還是噴發了。

在一次激烈的爭吵之後,陶思瑾和劉夢瑩在許欽文的住所大打出手,陶思瑾的菜刀對劉夢瑩的木棍,最終陶思瑾把劉夢瑩殺死了,現場畫面的殘忍大大超出了兩個弱女子表面的溫柔。恐懼的陶思瑾也暈倒,躺在血泊中。

許欽文回家後,一開門,整個人就傻了。

因為他是房東,兩個房客一死一傷,他難逃幹系,於是也被警察廳逮捕,並以謀殺的罪名被起訴。眼看許欽文就要被判刑,魯迅、蔡元培等紹興名人出手,力保許欽文的清白,法院決定將許欽文輕判。

結果這時候又出轉折,因為死者劉夢瑩是湖南人,當時留居杭州的湖南人一聽湖南的妹子被殺了,火冒三丈,派出正好擔任浙江省長的湖南人出面,力壓法院,要求凶手和房東一個都不能輕饒。

法院左右不是人,不過最終還是輕判了許欽文。

湖南人後面又幹了什麼就不清楚了。因為這事居然還沒結束。本來已經松了一口氣的許欽文,後來因為警察偶然之間發現死者劉夢瑩是“共黨分子”,而被追訴“窩藏共黨分子罪”,再次人獄。

轉眼又到了抗日戰爭時期。因為戰亂,殺人者陶思瑾離開監獄,嫁給了……當年審判她的法官。

——一個敢娶殺人者與自己同床共枕,一個敢嫁審判者為余生謀出路。兩邊都是非一般的人。

PS 社會學家潘光旦曾就此事寫了《陶劉妒殺案的心理背景》,有興趣的可以找來看看。

ñ21.4萬
1萬
4.4萬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