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錄# 克里斯汀·斯圖爾特談[斯賓塞],“(我和戴安娜)似乎有種很清晰的平行關系——我們的生活當中都圍繞著很多照相機——但它們出現的原因卻是截然不同的。我並不是在逃避什麼,我是在向著一切奔跑。她甚至沒有機會去做一個真正的‘人’。所以我知道這是什麼樣的感覺——有時候可能不大對——假設當你走進一個房間,每個人都在看著你的那種感覺。我有時會這樣想:‘哦我現在要去洗手間了,但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人也跟著過來。’我能聯想到的就是這種奇怪的小事。”

“這是一個相對孤立的世界。那些想要針對那段時期說些什麼,或是以任何有意義的方式找到自己參與感的人,往往會寫些回憶錄,這些回憶錄是我們可以接觸到的。我們盡其所能地吸收一切,看了所有的紀錄片,讀了所有的回憶錄——你知道的,就是那些人身保護官員的回憶錄,還有那些女傭的回憶錄。有很多相互矛盾的事情,你只能慢慢積累,拼湊成一塊。但是這劇本就像一首詩曲,它會被拿來與那些具有教育意義的東西比較,所以我們不敢有任何怠慢。”

更多娛樂新聞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