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莫多瓦不喜歡維果莫騰森拿他和特朗普比# 佩德羅·阿莫多瓦親自回應,維果·莫騰森駁斥時任戛納主競賽單元評委會主席的柯南伯格“剝奪”阿莫多瓦金棕櫚獎的說法。“話傳著傳著就變味兒了。我剛讀完報道,我不認為維果是談論此事的合適人選。他是我的朋友,但他的話讓我感到震驚,我想他是在為他的導演大衛·柯南伯格辯護,使其免受自1999年以來一直跟隨他的罵聲吧,而我也不應該為此承擔責任。

的確,幾天前,我在西班牙《國家報》上說過,我那年憑借[關於我母親的一切],是最接近贏得那該死的金棕櫚獎的人。我指的是影評人和觀眾的熱烈反應使然。事實上,當年我回到戛納參加閉幕式時,法國《尼斯晨報》的頭版稱我是獲獎者人選,並以較小的標題解釋說這是參考了影評人和觀眾觀感的預測。當時我已經知道金棕櫚獎是頒給另一部電影的,電影節已經提醒過我,但我對即將獲得的獎項神采飛揚,我覺得自己在夢中。

我從來沒有評判過獲獎者。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開始對這整件事情感到不安。因為在典禮結束後的聚會上,幾位評委會成員來慰問我,他們為我沒有得到金棕櫚獎而道歉。我聽著他們說話,無法回答,因為我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我非常高興,我剛剛獲得了最佳導演,沒有什麼可抱怨的。

我知道這個電影節的遊戲規則。1992年我是主競賽單元評委會成員,2017年我是評委會主席。我同意主席的票並不比成員們的票更具意義這個事實。維果提到的那些謠言,多年來一直被媒體推波助瀾。尤其是法國媒體把我描繪成一個只想贏得金棕櫚獎的人,他們不知道他們錯得有多離譜。在我導演和編劇的職業生涯中,我拿的獎比我夢里想的還要多。我是一個非常幸運的藝術家。

維果最近的言論深深地困擾著我。他說了句‘這就像特朗普,當你一直在說一件事的時候,人們就會開始覺得這里面絕對有事,其實完全在胡說八道’。我拒絕與當前公共領域中最殘暴的人物之一進行比較。應該來個人解釋下,他這話里指的是誰以及什麼事。反正肯定不是我,我覺得受到了侮辱。維果的另一句話也非常令人不快,‘佩德羅這樣的偉大藝術家,怎麼能整出這種無稽之談’。

除了《國家報》的那篇文章外,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公開討論這件事,下面是我的看法。這並不是說[欲望號快車]比[未來罪行]差,或[關於我母親的一切]比[羅塞塔]好,我對它們都表示祝賀。我感謝戛納電影節每年都帶來令人難忘的片單,因為沒有它們,生活將變得更加乏味。戛納電影節是對作者電影最大的慶祝活動之一,每年都更變得有意義。我唯一感到遺憾的是,影節展出的影片需要這麼長時間才能商業發行,而我這種耗神的謠言風波,卻持續占用了重要議題的位置。”

更多娛樂新聞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