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快樂!//@七英俊:大家端午快樂!//@都給我點豆乳玉麒麟:超快樂踏馬的//@無邊桃炎://@JoannaBlue:這說法真是流行得很奇怪//@唐穿導遊森林鹿:自己願意端午安康沒啥,攔著別人不讓端午快樂就是毛病了//@貓大夫飛觴醉月高臥翻書:還有小朋友試圖糾正我……

之所以每年都抵制“端午安康”,是因為我(也包括絕大多數人)親眼看著這個怪論在網路冒出然後迅速彌漫到全社會,除了以年輕人為主的各種社交平台外,從中老年人的朋友圈到在校學生的QQ空間乃至各種商業宣傳幾乎全面“淪陷”,這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單純的說什麼祝福語的問題了。
每次一說“端午節快樂”,就少不了有人過來“科普”,說這是紀念屈原的、要莊重嚴肅,可是古人在這天就很快樂,而且從宮廷到民間全都很快樂。宋初宮中端午節要觀“水嬉”(不是表演屈原投江)並奏樂一日(不是奏哀樂),朝廷還要賞賜群臣各種應節禮物與衣料,《夢梁錄》:“五日重午節……禦書葵榴畫扇,艾虎紗匹段,分賜諸閣分、宰執、親王。”宋寧宗楊皇後《宮詞》:“內家衫子新番出,淺色新裁艾虎紗。”元人葉顒亦有詩雲:“內家端午賜新衣,萬姓千官樂盛時。”明代端午節在奉天殿舉辦筵宴,君臣好吃好喝並詩文唱和,皇帝後妃還去西苑看鬥龍舟、劃船,或到萬歲山前插柳,看禦馬監勇士跑馬走解(在馬上表演技藝),《謇齋瑣綴錄》:“永樂間,禁中凡端午、重九時節遊賞,如剪柳諸樂事。”端午還有專門用於過節的盛裝——五毒吉服,宮眷內臣和外廷官員都要在端午這天穿吉服(沒有說把端午節當忌辰過全員穿素服的)。而民間端午節豐富多彩的民俗活動與各種美食,沒有哪一項是為了引發人們的憂傷、讓人不快樂的。
就連所謂“不能說快樂”的清明節,也有非常快樂的節日活動——蹴鞠和蕩秋千,查慎行《清明日蒙隂道上觀鞦韆戲作》:“隔牆聞笑聲,人在花枝下。花枝旋搖動,傍有秋千架。何人挾飛仙,天半飄裙衩……”仇英版的《清明上河圖》沒有一絲哀傷的氣氛,畫卷中就描繪了一群正在蕩秋千的女子。明代宮中過清明節也有吉服,所用圖案就是“秋千仕女”。即使是上墳也能上出“千古佳話”來,比如明代小說里白娘子和許宣(許仙)的愛情故事就發生在清明節上墳後。
總之古人想盡了辦法要讓節日過得很快樂,現在卻被一條謠傳瞬間摧毀。
編造端午節“不能說快樂”的人顯然不是為了讓人們真的去懷念屈原、重視傳統節日文化,而是用看似“高大正確”的論調來影響大家的情緒、束縛人們的行為,說得嚴重一點,就是一件侵入文化領域的“黑罩袍”,剝奪你的快樂還讓你覺得理所應當。盡管端午節還沒有變得“不快樂”,但它已經成功滲透到人們的生活里,這一現象必須引起警惕,僅僅是打著“正確”的幌子,人們就心甘情願地被“黑罩袍”套住,並且像病毒一樣傳播擴散,直到今年這個端午節,依然沒有消退的跡象。
所以,我們要反對的並不是“安康”等祝福話語,而是以“不能說快樂”為代表的已經出現或即將出現的各種文化“黑罩袍”,這種虧我們已經吃得不少了。

ñ26.6萬
7984
7.4萬

更多搞笑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