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Cloud:……

我給陳奕迅寫《路一直都在》,一年收入只有271塊

律師函,6月1號已送達網易雲音樂、酷狗、酷我、QQ音樂4家單位。騰訊很快回應,版權部迅速和我聯系。

“吳老師,環球通知我們,您和環球合約到期了,接下來他們不再代理您的作品”。

禮貌回複騰訊:“我沒有授權給環球13年代理我的這些歌,所以沒有合約到期這麼一說。希望你們跑一下這些年付給環球的,屬於我的版稅,這些錢,需要付給我。環球沒資格代表我授權和收錢。你們之前版稅付錯了對象。”

幾天後,騰訊發來了關於這12首歌的版稅數據,這些已經支付給環球但實際上屬於我的錢。看到數據,我笑了,果然,環球黑我錢。

按常理,版權公司支付給作者的版稅,是很多單位繳費總和,金額最高。有趣的是,騰訊一家支付給我的使用費,在同一期限,比環球準備付給我的版稅總金額,還高。

一家支付的錢,比多家支付的錢還多,是誰提供的數據有問題?你覺得呢?

我請了2位律師,合法拿到使用方付給環球的錢,這筆錢,如果環球沒有冒領,本該屬於我。

好笑的是,環球過了一手,錢還沒到我手上,已寥寥無幾。看著騰訊跑出來的數據,再看看環球跑給我的數據,差距如此之大,金額如此可笑。

以陳奕迅《路一直都在》這首歌來算,當年專輯第一主打,我作為作者,能收多少錢呢?

來,把錢數公布出來,我都不尷尬,看看誰尷尬。

根據環球出示的版稅報表,我算了一下,《路一直都在》這首歌,環球準備向我支付的詞曲使用費為:每年271元,平均每月22.58元。

關鍵是,就算每年僅僅271元使用費,環球也是長達數年不支付,一直裝在自己口袋里。

如果,版稅能證明創作人的價值,那麼4月份環球發給我版稅報表時,我的腦海只有一句話:寫歌,真TM不如撿廢品。

所謂智慧財產、版權收益、知識產權,知名作者,在環球這里,統統扯淡。不管你寫的歌有多紅,多少人用,環球只需要一張版稅報表,就可以把任何一個詞曲作者,按在地上摩擦、摩擦,在光滑的地上摩擦。😄。

根據環球版稅報表顯示:5年,環球準備付給我的版稅總額為台幣82178元,以6月10日匯率換算,折合人民幣18974元。

什麼意思?

環球拿著我寫的14首至24首歌,包括陳奕迅、楊宗緯、蕭亞軒、許志安、鐘漢良、一大堆歌手的作品,長期非法向各大平台收取使用費,被我發現後,環球和我說,“我們忘了付你錢,來,這是你的版稅,5年,一共,1萬8千塊。”

五年,十幾二十多首作品,付給我一萬八,這是我寫歌23年來,聽過最好笑的笑話,這個笑話的締造者名叫:環球。

你以為環球只有這些問題嗎?當然不止。

拿《臭美》舉例,如果電視台綜藝節目使用,正常報價,這首詞曲使用費在8-10萬人民幣(稅後)。

2018年,燦星製作的《中國新歌聲》,參賽選手翻唱了陳奕迅《臭美》,這是我的作品,燦星在未核實版權歸屬情況下將錢付給了環球。

環球在沒有詞曲代理權的情況下,非法授權燦星使用,並拿走了數萬元屬於我的錢。

今年4月,環球提供給我一張版稅報表,說這是最近五年的錢,報表里根本看不到燦星付費使用《臭美》的記錄。

也就是說,明明使用單位付了錢,但這筆錢在環球的報表里,憑空消失了。

一首《臭美》,環球收到好幾萬,給我出示報表時,我5年的收入,只有1萬多。哈哈哈哈。真TM牛。

吃人不吐骨頭,見識了吧。

很多人是不是以為環球這麼大的版權公司,這件事會不會是偶發個案?

來,聽我講個小故事。

幾年前使用方找到張亞東老師,洽談版權購買,談著談著,對方消失了。

不久,在沒通知張亞東的情況下,對方用了張亞東的作品,並回複:“環球授權我們用的這首歌,錢給了環球”。

同樣,權利在詞曲作者手上,
同樣,環球膽大妄為,私自授權他人使用並收錢。
後來,張老師找到環球,環球賠錢,道歉。

張老師大人大量,沒再追究,沒再聲張。但結果呢,環球依然我行我素。不好意思,我認為原諒惡人,就是縱容,就是對行業和辛苦創作的詞曲作者,更大的傷害。

那些從環球購買版權,覺得萬無一失的單位,恐怕以後會有更多詞曲作者找到你們,你們手上使用的作品都有詞曲作者授權過嗎?都合法嗎?

目前,騰訊明確回複我,已開始向環球追討版稅。我的態度:“環球在不擁有詞曲權利的情況下,向騰訊授權及亂收費,是環球欺騙騰訊,這里面的問題需要騰訊找環球處理。

現在,騰訊需要將這些年支付給環球但屬於我的費用,支付給我。至於環球何時退錢給騰訊,退不退錢給騰訊,那是環球該承擔的責任。

不過有一點,我的確沒想到,一直宣稱最有情懷的網易雲音樂,在接到律師函至今,在明明侵害我的權利之時,沒有任何表態及彌補過錯的行為,截止到今天,網易法務部如空氣一般,沒人聯系我和我的律師。

情懷在哪里?尊重在哪里?版權法律意識,在哪里?

至於那些喜歡音樂,喜歡創作的朋友,我不知道該勸你們堅持理想,還是回頭上岸。

寫了二十幾年歌,接觸了很多版權公司,有規矩的,沒有規矩的。

即便,這次收回來的錢還不夠支付律師費,起碼,更多人知道了,無良版權公司如何悄無聲息的拿走詞曲作者辛苦創作的版稅。

這麼想想,我也算對音樂行業,有過一丟丟貢獻。

ñ8.5萬
83
3.7萬

更多搞笑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