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廠娛樂觀察##新規下的十八線演員#很多人覺得《演員聘用合同示范文本》的頒布,主要是針對頭部演員的。但任何新規的發布,都如同一場地震,多多少少會波及到下層的演員。

近期,十八線演員小晨與狐廠娛樂觀察對話。聊了很多她在新規,疫情,平台降本增效影響下的困境。

之前小晨拍戲,簽訂的一般都是稅後片酬合同,“比如定的片酬是10萬,那我拿到手的就是10萬。”
 
但出了新規之後,小晨則需從10萬里拿出一部分繳稅,“演員個稅還是挺高的呀,25%到35%吧,如果稅前是10萬,到手可能就六七萬了。”

但說到底,小晨覺得,這些新規對於她的影響都不是致命的,“我現在受到的最大影響,就是無戲可拍!”

“以前可能一年有幾百個劇組在拍戲,現在一年可能就幾十個劇組。”

小晨的一個朋友之前在一部網劇里演配角,拍了二十多天,最後給的片酬只有2000塊。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此,“片酬三四千,愛演不演,你不演一堆人搶著演。”

小晨的朋友圈里也是一片“慘狀”——導演接不到戲,演員統籌求賣藝:“好久沒接活了,有沒有老板賞口飯吃?”還有做影視公司的朋友開起了劇本殺店,現在又因為疫情原因關閉了。 (全文連結見評論)

更多娛樂新聞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