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1日 10:19

挺韓紅的部分人一直在拚命的抨擊紅十字會,與此對應的是,批韓紅的人也在將韓紅與紅十字會徹底對立,並將韓紅列為處在反體制紅線邊緣或被反體制派利用的人。此外,左派一直主張國進民退,而這次新冠疫情,韓紅所代表的私立慈善基金,也許並非韓紅所願,但她的調子起的比較高也是客觀事實,中國么,高調往往會有麻煩,這客觀上給了本以牆倒眾人推的紅十字會重重一擊,這是左派絕對不能容忍的。所以我們觀察到,反韓的人絕大多數是風格鮮明的親政府人士(舉報人以臟彈的形式出現),動機如此,這個邏輯也就理順了。

因為涉及根本,矛盾很難調和的,但也不是沒有解決方法。可以請韓紅擔任中國紅十字總會的執行副會長,授予較大的人財物許可權,讓民望甚高的韓紅給紅會帶來徹底的改革,然後全國人民720度無死角全天候不眠不休的玩命監督韓紅,這不就結了。

只要能給老百姓帶來好處,符合國家根本利益的事情,黨和政府都支持,我們也都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