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爺是婦聯社長

名人認證
2020年7月4日 1:2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姐姐快住嘴

一匹英俊的小馬 2020年7月3日 19:13

姐妹聽我一句:在肛腸科走一遭,你的人生就再也沒有尊嚴二字了。

這體驗真的很絕妙。
以前我也曾是一個嬌羞的女子,最大的尺度也就是去公共澡堂了。昨天我剛到醫院換好病號服,我的手術醫生——一個言語氣質都很像朱朝陽他爸的中年男子,過來跟我交代術前準備,說了一堆我只記住最後一句:
「好了,你先去灌個腸吧。[ok]」

媽的,好突然。( ˙-˙=͟͟͞͞)
灌腸什麼的,我懂的。反正體驗這麼一下,也未嘗不可嘛。[害羞]
到了房間,待我再一次趴著小豬式撅好,也做好了充分的心理準備了,開始等待往下面灌水噸噸噸了。
結果,你猜怎麼著?
一條冰冰涼涼的小刀片忽然貼上了我的臀,護士開始給我颳起毛來了!!!
我心想,怎麼回事,這可是另外的價錢![右哼哼]

雖然這很羞恥,但是我還是很聽話地讓她颳了。
刮著刮著,朱朝陽他爸猛然推門而入,你能想象那個殘酷的畫面吧,我還正在撅著呢,護士的小刀還在我的下體瘋狂遊走。
我們四目相對,都很尷尬。
當時我的內心世界就崩塌了一角,不過想著大叔一定見多識廣,什麼屁股都見過了,定也是見怪不怪了,我就努力收回了少女的眼淚!

手術的過程那就更是徹底讓人忘記不好意思這回事了。
用的姿勢就是我之前分享的圖二,四腳朝天,中門大開地對著everyone。
說真的,那時我是已經自暴自棄了,但是讓我特別費解的是,我打完麻藥,他們讓我光溜溜地在哪兒掛了好一會兒,幾盞明亮的手術大燈還齊刷刷地對準著我的屁股,實在是光彩奪目。
而且手術室的門還一直大敞著,還有其他要做手術的人從外面經過。

擺脫,來來往往的人很難忍住不往裡瞅一眼的叭!!!
我就像一個待宰的小乳豬,很心酸!(ಥ_ಥ)

然而,以上這一切都不是最令我崩潰的。
最讓我難過的是小武。

小武是個可愛的小男護士👦🏻,好像剛參加工作沒多久的樣子,人天真爛漫的,長得也特別可愛,有點像劉昊然。
我手術前要先掛兩瓶水,他給我扎的針。一邊扎還一邊問我:「姐,你看我技術咋樣。」
掛了兩個小時的水,他就一直陪我嘮嗑,我倆天南海北的聊啊,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哲學(不是),分享了很多彼此過往的人生經歷,非常投緣!
我覺得,we are friends了!٩( ´◡` )( ´◡` )۶

把我推進手術室之前,小武十分可愛地對我說:「姐,以後你也回國工作吧,你罩著我。」
我心尋思,小帥哥可愛可愛真可愛,我為什麼結婚了啊,哼哼哼。눈_눈

結果,我萬萬沒想到,我本以為小武只是幫忙輸液扎針的,手術結束把我推出來以後,他還得給我往下面塞紗布嘞!
我就在哪兒躺著,醫生讓我自己把屁股扒著……
我背對著我親愛的小武,只聽見他對我說:
「姐,你屁股肉有點多,稍微使點勁掰掰行不。」

無顏再相見,什麼也不說了,
想。自。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