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格森爵士的最新紀錄片《永不屈服》中回顧了2018年因腦出血緊急入院的經曆。爵爺表示當時自己只有20%的幾率活下來,所以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他給自己的親人寫了告別信。弗格森的兒子杰森說:“他(弗格森爵士)給我媽媽,我以及我的兄弟以及所有的孫子孫女寫了信,基本上那就是告別信。”

弗格森爵士當時最大的擔憂是術後失憶,幸運的是那沒有發生,盡管經曆了一段時間的失聲期,爵爺最後還是挺了過來。接受採訪時爵爺本人表示:“手術後,我失聲了,這是我最擔心的問題,我知道我活下來了,但是我開始自己思考,他們是否告訴了我全部真相?手術很成功,但是我處於孤獨之中。這可能會變得很可怕,他們從未告訴過我會失聲。”

“語言治療師每天都來探望我,她真是了不起。她讓我寫下我家人和隊員的名字。然後她開始研究動物、魚和鳥,看我能否記住它們的名字。漸漸地,我的聲音恢復了。但更重要的是我的記憶力還不錯。她讓我寫信。我給凱茜(爵爺妻子)寫了一封信,在當時,我寫的很潦草。”

更多體育動態

全站最新消息

d